清光到我怀里来

默默写文默默萌

回顾了一下周棋洛先生的约会,突然发现这个男人根本是年轻气盛(精气的气)。


纯洁害羞小奶狗?谁给他套的人设?


他明明是个老司机啊😂四个男人里我觉得最纯洁的是总裁大大,许教授嘴上撩得飞起,然而许夫人主动一下下他就……白起学长大家都懂得,无敌珍惜还有点非典型直男,该亲的时候亲毫不含糊。


可是为啥看上去最嫩的开车最欢。(如果能嘴角放平我会相信我是个正直的阿薯)


说得好像我不喜欢他这样似的。


诸君,我喜欢的男人是头狼(嘴角疯狂上扬)


【沙雕日常】那个备前审神者和她的本丸

食用须知:
1.刀乙女新人(只吃粮不发文的文废)
2.婚刀清光答应求婚让婶愉快
3.随便脑补更新的本丸日常,刀男和主人性格自在人心(喂!)
4.文笔不好一笑置之,如有不适请拉黑
5.若撞梗,锅是我的
6.别看这个婶表面高冷,其实她……

1.

“就是这里了,接下来您只需随着狐之助的引导将灵力注入本丸枢纽,这座本丸,这里的刀剑都将完整属于您。”

附着灵力的黑色衣袍将中介人相貌完美隐藏,声音好像隔着一层水一般,虽然能听得清晰但让人无法分辨。

不过这一切紫发女性却并不在意。

她随着狐之助和黑衣人走到灵力枢纽前,伸出一双白得有些透明的手,充沛到能自主成形的灵力携着丝丝寒气绕在指尖,接受到主人的命令,大量灵丝争先恐后地跳跃,猛地注入黯淡的灵力枢纽!

一时间,因久久放置而到处充斥着陈旧气息的本丸好像被什么东西革新了一般。

“哦……这还真是吓到我了。”

沉寂的土地重新焕发生机,天空也不再一成不变,那仿佛随时会压下来般的暗沉也被强力的风吹散。阳光重新从层层云间倾泻而下,躺在田间躲懒的白色付丧神措不及防地被晃到,从头底下抽出一只手高高举起正对着重新出现的太阳,而他眼中灼灼的金却比太阳更夺目。

“哦?哈哈哈……太阳出来了啊,嗯,果然很暖和呐。”身穿连体毛衣,面容十分清丽的男性放下手里捧着的、有些陈旧的茶杯,他转头对身后的拉门道:“那么……老爷子也要干活了啊,是吧小狐丸。”

拉门缓缓开启,高大的付丧神走到廊边,伸手接住那仿佛暖流般的阳光,唇角的笑意多了几分温度:“主人既来了,叫那位一起去迎接吧。”虽然时间久到他们都要忘记自己被召唤的初衷了,可是那个天天为了不知何时会来的主人而打扮着自己的孩子他们却没忘记。

枢纽处,刚获得这个本丸的新上任的审神者在狐之助的介绍下仔细查阅刀账……说是仔细查阅,其实刀剑并没有几把。

“鉴于您是新上任的审神者,本应该只有一把初始刀剑。但是鉴于您通过政府未禁止渠道购买了这座本丸,下年请容我介绍:这三位是我们时之政府为了帮助这个地区的审神者打拼而送出的刀剑男士,加上本丸建立之初每个审神者都必须选择的一位初始刀剑男士,现在您的本丸应当有四位刀剑男士。”

狐之助乖巧地蹲在审神者肩上,将灵力构成的刀账一一介绍给她。

“这位是初始刀剑男士:加州清光,虽然说正常而言,初始刀是要审神者自己注册后在五位初始刀剑男士中自己选择的,但是购买的本丸却不可以自行选择了,请您谅解。”

“嗯,我理解。”审神者用指尖轻轻点着刀账上那个笑得可爱而自信的刀剑男士:“我,不会亏待他的。”

狐之助摇摇尾巴,见过太多审神者受不了战事强度而卸任离职的它,对此不发表评论:“确认之后,您就可以去见您的刀剑男士了,同时也容许我为您介绍一下审神者的工作吧。”

“好。”审神者眉目微敛,深紫色的眼瞳一抹锐光划过。

扔个婶设,婶名见图

代号:希望(比起翎 某种意义上也是本名,但是若没得到本人许可,付丧神无法将其神隐)

身份:灵魂是生灵感情的其中一种集合体,即生灵心中的希望,不过这并不重要(我就是自己找揍吧……)肉体是生于某一世界远古两族王室的混血儿

被自己的前未婚夫逼迫,身体受伤也中了寒毒,在性命垂危时误打误撞将寒气转化为本身的力量。由于寒气太多而且毒根难以去除,所以打架时用大招也毫不犹豫,生活中会用各种方式释放自己的寒气(本丸不需要空调,只需要暖炉)

希望之力会不断出现,主要以形成晶体的方式,审神者身上的晶体就是有形的希望之力,可以做护身符用,给刀男的御守内都是晶体。

性格多面性很强,熟悉了之后十分会撒娇(一开始冷静优雅的形象简直是败光了),但是都不对正经事情撒娇,心事自己总想藏着但是并没有用。偶尔还会做出沙雕行为,让刃无语。岁数很大但是大部分时间养伤沉睡躲追杀,内心大概还是个孩子?

其他:
1.没有烟花还能控制极光搞气氛,光明女神蝶搞浪漫,会做衣服,但是自己不喜欢穿,现在正沉迷给刀男人做衣服无法自拔
2.跳舞唱歌比较强,希望的身份让她跟自然无比契合(小动物比较喜欢跟她玩),只要她愿意就是个能赐福的祭司

初始刀清光,不过本丸却是个被建造特地用于贩卖的本丸,希望属于继任者,三日月小狐丸为政府补贴给某段时间注册的本丸的,不是自己的欧气,虽然皮肤白可是欧非依旧不定。

出于各种原因,很宠初始刀加州清光。也由于可以赶鬼和对于成为神刀的祈愿而十分在意笑面青江(青江贞次),但是青江对此表示没有态度。

是日常咸鱼,活动可以肝至肝硬化的女人,现在日课拖延症发作中

【千子相关】邦尼是个好文明

#贴吧里看到千子宝宝设定集,那个紧身衣……千子那两撇毛毛……那个球球的位置……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文笔不存在的,大家看看笑笑就好,审神者设定除了必要部分其他描写属于没有,大家自行感受,也可以代入哦♡(没人会代入痴汉的你醒醒)

正文开始(。・ω・。)ノ♡

“我真傻,真的,”审神者面见同僚的时候,满脸羞红地搅拌着拉花咖啡:“我以为我是个根正苗红的好审神者,可现在才知道我是多么图样图森破!”说到激动处,审神者用力掐了下自己的大腿,以防发出内心的呼喊:“邦尼真是个好文明!”

这事得从千子村正显现的那日说起。

樱花飘散,浮光褪去后显现出新的刀剑男士的身影。

“我是千子村正,HUHUHU……这么难得,我就脱了吧……”神情妖冶的打刀男士一边这样说着,一边伸手似要扯开村正家祖传的、看上去就很少的那点布料……

“你……”“别脱啊!”

审神者和蜻蜓切的声音同时响起,高大的枪男子面向自己的主人,用身体遮挡同刀派的打刀男士,审神者和蜻蜓切脸对脸,在彼此眼中都看到了一定程度的惊恐。

“失礼了主君,”蜻蜓切为难地看着自家主君脸上残存的后怕,开口解释:“村正真的是个好人,就是行为有点奇怪……”

“不,没关系。”审神者用一只手捂着眼睛别过脑袋:“刚好麻烦你带他熟悉家。”

“是。”

“真遗憾呢,呼呼呼……那么主人,改天我们再见吧。”

啊,其实还是很知礼数的,审神者想,他一定也是个温柔的刃。

慢慢地,审神者发现其实千子总是嘴上说说,虽然思维很叛逆跳脱,但实际还是很懂礼貌。审神者也就渐渐放下之前那点微不足道的惊吓,甚至有时候还会蹭蹭妖刀先生身上的毛球球(靠近肩膀那里的)。

审神者喜欢毛茸茸的可爱东西。

那天村正满级,甚至在满级的那一刻还抢了誉,本丸为他开了庆祝宴,次郎在一边给他满上。许是大太刀打击比较大的缘故,醉醺醺的次郎一不小心把小半坛子酒洒到千子尚未褪下的出阵服上。

“既然被酒弄湿了,我就脱了吧!”

“别脱啊!”微醺的审神者向前跑去,自己也摔了一身。

于是就变成刀与主结队换衣了。

一墙之隔,哦,纸拉门的那种一墙之隔。

喝酒嘛,不论多少总能壮壮怂人胆。

于是审神者悄咪咪在纸拉门上戳了个洞,一边努力瞪大眼睛朝里看,嘴里还低声叨咕着:

“总说脱脱脱也没真见你脱过,哼骗子,这次我看个够……哦哦哦哦!后面也有球球!这个位置好微妙啊就像兔尾巴一样!诶诶诶不是连在下装上吗?哦哦哦!这肌肉丰满又线条流畅的腿……呜哇居然是吊带袜!吊带袜连着……连着……噗……”

审神者,一血重伤。

“见过兔女郎吗亲爱的。”审神者一手用毛巾擦着鼻血,一手竖起大拇指:“回去让你家千子脱下装和腰甲就完全OJBK!”

“……我报检非了。”

今天的审神者也是个痴汉呢。

刀剑乱舞还是游戏吗?今天寻思把新来的巴形带起来,顺便改动第一部队,长谷部和巴形一起去增进感情了,谁想这个回想竟然是两个主厨的战争。

战争就战争吧,巴形:“让给我”长谷部:“我拒绝,咳,这应该是由主人决定的吧”……部部我都听到了,你不用掩饰。

吵架就吵架吧,我婚刀带队呢你俩收敛点(哼虽然还是很好哄,可加州清光这个男刃就是个大醋缸子)。

然后长谷部不停在等级超低的巴形后面补刀补刀补刀,仿佛看见长谷部一脸得意求表扬的样子:“主,你看我比他厉害吧?”“主,我更好我更好我更好!”“哼先来就是牛”

然后这一战结束长谷部居然抢了誉OTZ。

修罗场再怎么激烈我婚刀带队呢。

清光:“你冷落我这么久,现在这个队伍布置是什么意思”(斜眼看我)我:“woc我怎么知道会有这种事情清光你别生气了我真的不爬墙了!”(说着收回跨过青江墙头的jio)

试探性记脑洞

《婶婶是个脚本精》

先别喷。

这是一个脚本成精了的故事。我不是要夸用脚本的婶,而是突然开了个脑洞,很多都没想详细,可能永远只是个脑洞。

清光:主人好像有双重人格啊,工作的大多时候都是一言不发面无表情的,偶尔才肯陪短刀玩耍一会,可是不论我怎么打扮都不夸我可爱。明明先选择我做初始刀了……我……是不是被讨厌了呢?

安定:不能这么说吧,作为非全职业审神者的主已经把大量时间给我们了啊。

长谷部:不论如何,我们战力日渐恢复,这是主近乎日夜不休战斗的功劳!

药研:可是……作为人类来说,大将的精力实在是充沛到可怕啊

青江:如果我们看到的审神者——有时候不是她自己呢?比如,很多国家都有妖怪附身,早上一个模样晚上又是另一个(短刀们吓得躲在一期一振身后,一期一振礼貌地回给他一个微笑)……我开玩笑的。

三日月:哈哈哈……甚好甚好(喝茶)

一期一振:三日月殿,请问您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三日月:谁知道呢?我可是个老爷爷了,对一些事情没那么在乎呐。

不过,我们也是想要被关爱想要被使用的,不论是什么样的刀……更何况我们已经越来越接近“人”这种渴望情感的存在了。

主人啊,您爱我们吗?

刀剑男士的心底,呼唤的那个身影到底是——

(2018.5.29)随笔

随记脑洞,给埋在心中,很久很久也没忘记过的某人:

就让我一直记得吧,直到化作枯骨,直到最后一丝有关于你的记忆消散,沉湎于记忆之海……直到我陷入永眠。

哪怕有关你的一切,在这世上再找不到半点蛛丝马迹,我仍可以挺起胸膛,面对这冷酷的世界骄傲地说:我曾这样深刻、温柔地爱过你

【占tag致歉】我家青江十分喜好交友

大概是的吧,一个胁差跟打刀拼命开眼
严重到我怀疑下次兼桑都不跟堀川开眼了的那种活跃,千子暂且不提,怎么就不见他跟清光开过_(:з」∠)_?
这是孤独太久了想要战友了吗?问他就丢我绿球球

【占TAG致歉】我家青江……可能憋坏了

我家青江,二刀开眼天王,抢誉小王子了解下?

我家青江自从上了60之后就让他待在家里养生去了,今天突然想起来这不还没满级呢吗,就把他加入一队先锋里练级去。

不知道是不是憋坏了,这孩子在战场上狂乱绽放(不知为何我就想这么说)

疯狂抢誉,疯狂二刀开眼(千子估计是心灵之友,但是安定……清光就在你旁边啊!我特地把他调到你旁边啊,你疯狂跟青江二刀开眼??),队长太郎表示大太抢誉都抢不过你这个脚快的_(:з」∠)_

极化就两套全道具,给了退退,现在又是药哥_(:з」∠)_

我想,得问问青江他是不是想去修行。感觉他这个状况就是一个人在家里憋久了,突然有一日被告知你可以出去玩咯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然后他就……放飞自我了吧

对不起青江江,下一套极化道具一定是你的_(:з」∠)_

青江他真好

是天使,大天使!

趁退酱修行在外,我问青江要不要也去,如果去的话我召唤退退回来,他给了绿球球。

我问他是为了不让我花钱吗?

金球球

他真好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