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到我怀里来

默默写文默默萌

【紫薇×寻梦人,微all寻】(没错就是我!)

#纪念今天绝望之下突然出现的曙光_(:з」∠)_#
#内容引起不适自行撤退_(:з」∠)_#
#非无剑设定,而是一个武力值低下需要保护的妹子#
#奶一口大家都会出自己想要的五花!#

今天听说有神剑降临,五剑之境内又是一阵热闹,我望着附近赶来帮忙的灵蛇、圣火,内心一阵失落。

五花神兵,天资奇巧。

他们各个都是不俗之辈,实力、境界、眼光……可我只是一个普通到不能更普通,丢进人群就找不见的女生。除了被大家保护,战斗时只能躲在他们身后,甚至有时候任性还会拖累他们……

我这样的人……得到现在的伙伴都已经不易,更别提那些境界极高的五花神兵前辈们了……更何况,你最最有好感、最想要去依靠的那个人……似乎很讨厌你。

耳边回响着那个人在你送上伤药时孤冷凉薄的笑,还有口中吐出的尖利话语,干净的声音丝毫不能化解一点嘲讽:“呵,收起你的同情,我不需要。”

我僵了僵,手里的药瓶递也不是、不递也不是,尴尴尬尬地滞在半空,脑子一片空白,什么也说不出。

紫薇软剑斜着眼瞥了我一下,便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那一刻,我似乎觉得我与这人的缘分,可能就只是浮萍流水,今日得见,往后却不知浮萍何行、流水何去。

而若是用极为珍贵的金银杏叶撒入念池,则可能与他形成命理结缘,届时,两人即应天命。

仅有的三十次结缘机会带来的,都是我曾拥有,现在依旧拥有的伙伴们,我看着为了又能变强而兴奋的分水峨眉刺,淡淡地笑着在阵法中投入剑玉,两个分水峨眉刺渐渐模糊轮廓,融合……然后,分水峨眉刺的功力便又上了一层。同样地、洛阳扇、杨家枪……

最后,手里仅剩下两百片金叶子了。

看来……我果然还是无法与你同行……缘分一事,难道真无法强求?

我淡淡看了一眼手里的叶子,分了一半撒下去,心想着这次提升修为的会是谁呢?洛阳扇?虎头金刀?还是分水峨眉刺?抑或运气好些能再次帮助柳叶?

可一阵刺眼的金光晃得我忍不住闭上眼睛,用胳膊紧紧挡住了脑袋,被晃的有些晕的头脑并不清醒,没有意识到这阵耀眼金光的含义,自然,也看不到倚天冰魄绿竹等人哑然的样子。

“看来你还真是无聊,蹲在这里祈求命运的垂怜么?”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嘲讽,熟悉的冷淡,熟悉的气息,以及不熟悉的……满满的好气运!

“紫、紫薇?!”我不敢置信。

“呵……不是我,还能是谁?”他轻轻一昂首,深邃的眼里映出我那张兴奋到蠢的脸庞。

我不禁用力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疼得我倒吸一口气!可是痛觉真实地告诉我:这不是做梦,这是真的……活的紫薇!

“哼,看她那高兴坏了的样子,真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人,让他为桃花添上几分颜色呢。”毒龙银鞭轻轻握住本体,一只修长的手指轻轻叩着鞭身。

“寻到钦佩之人值得贺喜一番,只是莫要忘了你的道。”倚天依旧稳重淡然的样子,可是如果把剑放下,我也许会更加相信他的话的。

“哼,这里人太多了,我可不愿意呆,既然结束,我就先走一步。”冰魄似是毫不在乎,可是转身离去时,却不满地看着那双每夜与自己合十相对的手,牵在那抹紫色的身影上,于无人知晓的时刻,轻轻啧了一声。

……本来我们才是最默契最亲密的,可是如果她愿意……那这个新来的与她的默契,或许会远远超过自己。

这么一想,就非常想要毁灭点什么了。

柳叶倒是真的能为我开心,只是在我牵着他的手问他可不可以为紫薇寻找心魄时,眼睛有些黯然。

虽然我还在拼凑玉箫的残魂,柳叶冰魄倚天等人也任劳任怨,可是他们也是知道玉箫残魂极其难寻,乐得与我借着战况多多亲近。

有人欢喜,有人愁。

晚上大家围在一块烤篝火吃叫花鸡时,气氛倒反常地低沉,只是我沉浸在兴奋里没有发觉罢了。

可当我乐呵呵地掰了一只最肥嫩的鸡腿要给紫薇时,却讶然地发现对方早就一个人靠着树席地而坐,本体抱在怀中,离大家的距离足足有三米远。

月华灿灿,打在他俊美如刀刻的脸庞上,为他镀上一层银辉,那远本就凛然的美丽更是惊心动魄。

“紫薇,你一个人坐在这,不饿吗?来,这是绿竹烤的叫花鸡,可好吃了,你尝尝。”

……

“她怎么突然那么多话。”屠龙灌了一碗酒,皱着眉,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我,甚是不满。

“姑娘夙愿得偿,便许她高兴吧。”白扇敲搭着本体,只是这扇子敲的力道那叫一个虎虎生风……同样地,秋水剑也用一张人畜无害的脸“逗弄”着虎头金刀等小家伙,让他们脸黑一阵白一阵地不知听到了什么。

——但是没人想知道秋水剑究竟说了啥。

嘛,日后你突然发现自己跟大家感悟灵犀的时间次数突然都变多了,也是几个月之后了……

评论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