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月翎

默默写文默默萌

【烂大街】学院风三十题(洛你)

私设恋与高中,棋洛和你同班,是多才多艺的校草,不过是孤儿,沈远是老师和其合法监护人
私设严重多,如果OOC我的错
大概很狗血,轻拍我这个小透明好吗?刚刚复健,求宽恕

1.春季入学式

三月的恋语市的春风还滞留着一丝属于凛冬的寒意,可沿着拾光巷边的玉兰树却已经吐露嫩白的芽尖,甚至有几朵花瓣已经迫不及待地从花苞里钻出小半个身子,随着清风摇头晃脑。

清晨的阳光投过树影,斑斑驳驳地洒在小巷泛着浅紫的地砖上,花叶随着风吹沙沙响动、鸟儿清脆的啼叫混成了一支曲。

你拎着背包,穿着崭新的制服,按照手机里的导航规划的路线,脚步轻快地向恋与高中走去——从今天起,你就是恋与高中的一年级生了。

“直走十米,左转,沿拾光道直走进入学府路……”

你跟着导航走进一家巷子,越往里走越是暗。

“我是不是走错了……”你看着前方好似没有终点的巷子,突然觉得有点怂。

“右转。”导航的机械女音还在干巴巴地报着路线,可是你的右边只是一堵墙,你踮起脚看看黝黑的前方,估摸着就算再往前也找不见那个右转出口吧。

“完了完了……”深知走错路了的你掉头就跑——这么一搞就要赶不上开学仪式了!毕竟你可是新生代表环节里发言的代表之一,迟到了岂不是全校皆知了吗?!

然后你真的全校闻名了,因为你的成绩太好导致分班靠前,校长点名表扬的时候全校广播着你的名字……可你还在前往礼堂的路上狂奔!

“哎哟……!”一不留神就撞到了人,你没摔倒,书包也没散落一地,倒是那个被你撞到的人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的金发反射着阳光,让你觉得有些刺目。

“对不起!你没事吧?”你急忙蹲下身,却见他身旁散落一地玻璃糖纸包着的糖果。

“我没有事,可是糖果……就有事了。”男生的声音清澈得好像山涧清泉,有点惋惜地捡起被摔碎的糖果珍而重之地放在掌心。

这人……怕不是个吃货吧。你想。

就在你内心滔滔不绝地吐槽的时候,那只好看的手掌伸到你的面前,是一颗完好的糖果。

“收下吧,当作是我耽误你时间的赔偿。”他笑着看你收下,神秘地朝你眨眨眼:“我叫周棋洛,今年高一,你好啊——和我一起发言的同学。”

你对上那双比澄空还蓝的眼,那一瞬间,明媚如春日阳光,在他面前也黯然失色。
你看着他,突然觉得这个春天过于美好。

……

理所当然地,你们迟到了,不过幸好赶在了代表发言之前。

“入学仪式就迟到,你们可是学生代表,怎么不给学生们做个好榜样!你们这样做以后看着你们的新生该怎么办?!尤其是你,棋洛!我昨天跟你千叮咛万嘱咐的你怎么还是迟到了?!是不是今天又跑出去偷买零食?交出来!”

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你们俩决定悄咪咪溜进礼堂后门。据周棋洛所说,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掩盖迟到的事实。作为一个在初中三年里除去一次肠胃炎外从未迟到早退的好学生,你自然对迟到感到惶恐,自然对这个能够避免被抓包的方法表示支持。

你们俩刚做贼似的把后门推开一条缝,下一秒教导主任沈远老师就已经黑着脸把你们俩拽了进来……哦不,周棋洛是被拎了进去——拎着小鸡的那种拎了进去。

沈主任严肃地扫了你一眼,然后二话不说就是一顿爱的心灵教育。

“老师,其实是我把她撞到了所以……老师我错了。”周棋洛识图解释的话在看到沈远完全黑下来的脸色时识趣地变成了道歉,他可怜巴巴地看着面前黑成包公的沈老师,眼睛湿漉漉的好像做错事的小狗。

“下面有请新生代表上台发言。”主持人的声音仿佛天降神谕,不,是对你们俩人的恩典!

“那我们先上去啦!老师再见!”周棋洛一把拉住你的手三脚两脚蹦到幕布后,可你的心却在看着他的背影时,在他的手温度传递到你身上时忍不住失控起来……

本想他先你后中规中矩完成发言,却不料他先用一个难以察觉的动作将你推上前。

在你们身体交错的一瞬,他小声在你耳边打气道:“加油——”

你觉得,这个发言可能已经没办法继续了……

心跳,有点失速。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