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月翎

默默写文默默萌

【维勇】北海有塞壬(欢乐向人鱼梗)

#小天使和老毛子相遇啦#
#这是一个清新不做作的溺水×一见钟情梗#
#老秃子痴汉能力是天生自带的不是我的锅#
#我把媳妇撩跑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序(下)
海水冷得直刺人的骨头,叫他回想起家乡的冬。四处滚动的海水带动少年的身体向更深处流去,无处凭依的恐惧和眼前的一片黑暗令一直过着大少爷生活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忍不住流泪。带着热度的泪水一旦离开眼眶就被大海无情地吞噬,与体温一起逐渐消失。

大脑缺氧的警报已经开始,维克托努力地睁开眼想看看情况,但只能收获一片漆黑。

对于一个孩子,没有什么能比黑暗和孤独让他们感到恐惧。黑寂之中,维克托的身体本能地凭借最后一丝力量挣扎,大海似乎是被他的反抗激怒一般,一股暗流蛮横地压来,不容置疑地将他带往更幽暗的深渊……

对不起,妈妈……对不起,马卡钦……

不知道那个家伙得救了没有,他可是奥塔别克第一个想要亲近的人呢……

身体明明已经痛苦到了极致,嘴角带出一抹笑容。

昏昏沉沉之中,他听见稚嫩清澈,却足以魅惑灵魂的声音:“为什么你在笑呢?”

是谁……?

“明明是痛苦的,为什么在笑呢?”

维克托猛地呛尽一大口苦涩的海水,如果还有余力他真想猛地一翻白眼猛摇这个人的脖子。

我不笑还能怎样啊?!与其问我这种无聊的问题不如赶紧救人啊!为什么同样是在深海里我就得闭嘴等死你还有余力说话啊?!说到这个为什么你在海里说话说得那么熟练啊?!

情到极致他张开了嘴想要吼出心声,然而海水很不给面子地一口就灌了进去。

完了,我喝不动了……

啥思绪都没有了,维克托就想翻白眼。这回,他彻底失去了意识——被灌的。

俗话说的好,阳光是万物活力的源泉,维克托的衣服已经被太阳热辣辣的眼光盯得实在受不了了,心不甘情不愿地蹭了几下,弄了一脸沙。

……说好的醒来会得到美丽公主的膝枕然后人家一脸娇羞地说“人家救了你所以你要以身相许”呢?!

维克托在回头之前暗暗他发誓再也不相信睡前故事了。
回头,他不禁瞪大了眼——那是一条小小的、湛蓝的鱼尾,肥嘟嘟的很有肉感,貌似会很好吃。这样想着,维克托咽了咽口水,眼中精光越发迸射。

那条尾巴的主人在感觉到维克托意义不明但是很危险的眼神后,战战兢兢地甩了甩尾巴,蓝色鳞片在灿烂的阳光下折射出迷人眼目的绚丽色彩,水滴甩了他一脸。

我该谢谢你帮我洗脸吗?

默默地抹一把脸,少年鼓着嘴巴望向罪魁祸首。

然后……他就被萌到了。

那是一只塞壬幼崽,整个身体胖嘟嘟的,脸颊还带着婴儿肥,眼角边缘已经浮出浅浅的蓝色鱼鳞,一直延伸到晶莹剔透的耳鳍,淹没在如碳般黑的发丝间。最重要的是那双琥珀似的眼睛闪闪的好清澈,弥漫着天真无辜,让人觉得能映在他的眼里就像是得到了世界一般满足。能被这样可爱的小家伙救了简直是占了天大的便宜好吗!维克托觉得自己真是被上天眷顾的人啊。

所以几乎是在一瞬间,他活跃的大脑里冒出一连串的疑问:你有娃娃亲了吗?有女朋友吗?男朋友呢?都没有的话需要以身相许吗?你们提亲需要准备什么呢我的小塞壬♡

可是人家的脑电波似乎和维克托大少爷不在一个频道上,小家伙愣愣地看着这个人类表情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后笑得不怀好意,还张开一双长度肯定有两个自己那么长的手臂靠过来,吓得他赶紧抱住了尾巴默默发抖,却不知道自己这个大虾似的动作在坠入爱河的某人眼里简直萌得让人喷鼻血。

然后他就真的喷了,吓得小塞壬又是一抖。

胜生勇利,北海极东一族的塞壬幼崽,今年6岁,正面临着人生中的重大考验。救命为什么这个人类到岸上了给他用塞壬秘法让他能呼吸了水吐了还醒了可是脑子不好用了?!而且他总觉得自己的处境有点危险是错觉吗?话说为什么流鼻血了,是救人的时候没控制好海压给他弄伤了吗?

“啊啊,不用在意这个。”满不在乎地抹掉鼻血,还顺带就着海浪把手冲了个干净。

……最近,还是不要在近海面捕鱼了吧。

勇利默默地决定了。

似乎是冰凉的海水刺激了他那被恋爱冲坏了的头脑,此时维克托才想起来自己好像不知道他的小塞壬的名字,而且似乎还把人家给吓着了。

出于想要挽回一点形象的心理,呸,是为了以后的追妻之路能够顺畅,维克托这才肯捡起他那被丢在地上还踩了好几脚的矜持,用礼仪老师交给他的他最好的一面向心仪对象自我介绍:“你好,我是维克托,维克托•尼基弗洛夫,谢谢你救了我。”说罢,他悄悄用余光看看小家伙,好像没有那么惊恐了的样子,心中暗喜。

“……勇利,我是……胜生勇利。”

原来他叫勇利啊,真是可爱的名字。大少爷为了抑制自己的兴奋习惯性地竖起食指抵在唇上,却不想小家伙盯着自己的手指愣了,下一秒满脸飞红地就一跃扑进了海里,只留下一朵小小的水花。

“唉?勇利!”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十岁,大陆第一商贾家族唯一继承人,初恋和失恋都在同一天,此刻觉得人生充满了世界对自己的恶意。

他呆呆地盯着海面好久,直到身后传来母亲呼唤他的声音:“维恰!哦天啊,神明保佑,你没事。”

他任母亲紧紧抱住自己,目光不舍地望向海面,却在某一处发现一抹闪光。

“母亲,”他捡起那片美丽的蓝色鳞片,拇指盖般大小,有着圆润温和的光泽。

“我想,我知道我要的是什么了。”

评论(2)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