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到我怀里来

默默写文默默萌

【伪BE】喂你抱错人了(上)

#有不符合原著的地方,不要认真#

#这个穿越不但一点都不科学还充满了恶意#

镁光灯闪烁,烟火般包围着他的天使。

“胜生先生,请问您得到五连霸后心情如何?”

“胜生选手,请问您和维克托教练决定在您五连霸后就环游世界举行婚礼的消息是真的吗?”

“胜生选手,请问您又一次刷新了维克托教练短节目纪录,现在感觉如何?”

“维克托教练,请问……”

一张张看不清表情的人脸在眼前晃来晃去,维克托恨不得拥有锁定勇利的特异功能——X光穿透人体的那种。

啊啊……好吵好烦好啰嗦。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前俄罗斯的冰上王者,退役后成了胜生勇利一个人的专属教练,在教练界依旧是现代活着的传奇——自己五连霸不说还教出一个五连霸的徒弟,徒弟还是选手里能算得上高龄的人。这对师徒没少压迫雨后春笋般不断冒出来的花滑小萌新,两人在位时(尤其是胜生勇利发挥无比稳定后)堪称花滑界最高端的黑暗统治者。

而尤里•普利塞提虽然气势汹汹,却无法打败日本一哥,只能屈居第二,偶尔还要与他的奥塔别克,或者JJ披集等人拼个你死我活。

大写的憋屈。

更不用说新一代了,这都参与竞技三年还没碰到一个最终决赛奖牌的大有人在。

什么花滑界的模范夫夫,根本就是花滑的界魔王夫夫!
季光虹看开之前,狠狠咬着烤肉口齿不清地说,那架势看得维克托脖子一凉,觉得好像自己就是那块肉。

嗯,不过这些都不要紧,重点是他要赶快去迎接他亲爱的勇利。

他的勇利表现得这么好,维克托感觉自己的小兄弟也感同身受,都快兴致勃勃地站起来了!

冷静啊兄弟,现在大庭广众之下你不能出卖我啊!

他闭上眼睛深呼吸,然后猛地睁开眼——前面那个看上去娇小得能被他完全搂住的背影是那样的孤独寂寞——哦他的天使!

“——勇利!”

天使,天使听到他的呼唤了!

天使看我看我!(。ò ∀ ó。)

看上去十分单薄,还有些惹人怜爱的大男孩浑身一颤,随即轻轻地、幅度极小地转头过来,却不知他在顾虑什么,只留给维克托一个弧度漂亮的下巴。

见宝贝儿有反应,维克托笑出可爱的心型嘴,向着他的勇利张开双臂,却莫名觉得今天这身衣服做起这个动作来好像有点轻松。

不过不管那么多了。

努力压制小腹处不断蹿出来的邪火,维克托决定今晚要
把他那日益性感的小妖精操的死去活来,他要从萤星皓月操到烈日当空,这才能表达出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爱啊!

行动派的尼基弗洛夫教练直接闭着眼睛,从背后贴上了他的小宝贝,用他最性感的低音在其耳边呢喃,原本硬帮帮的俄语由维克托说出来时,却带上了温柔挑逗的味道:“亲爱的,怎么不理我呢?我很伤心哦。明明最后的4F跳的那么漂亮,我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维克托炽热的温度传到胜生勇利背上,胜生勇利好像被烫到一样,好半天才软软地吐出一句疑问:“维克托……为什么你会……”

“嗯?宝贝儿你说什么?奖励今天你表现的那么棒,我们来做一些快乐的事吧……”维克托低头把鼻尖顶在勇利脖颈上,如果可以他希望自己的小兄弟也能立刻马上顶在他家勇利圆润挺翘的小屁股上,最好再深入那么一点……咳咳,克制克制。
“……”

啪嗒、啪嗒……

诶?感受到手上那熟悉又温热的液体,维克托懵了。

自从他们公然踹开柜门在一起后,勇利就很少哭过。

“维克托……”胜生勇利的手冷得没有温度,轻轻搭在维克托手上,然后——用力推开。

维克托愣了,耳边媒体拍照的声音咔哧咔哧地响,那么近又那么远,勇利的背影离他只有半个手臂的距离,可他不敢伸手去触碰面前那个僵直的大男孩了。

怎么回事?维克托的大脑一片空白,被爱人近乎冷漠地推开这件事让已经适应了平时亲昵动作的他来不及开口询问,甚至来不及挽留。

名叫胜生勇利的、存在于维克托宇宙的恒星突然变成了六等星,还渐渐地想要远离他曾经想为之闪耀的无垠。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