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月翎

默默写文默默萌

【维勇】玲珑骰子安红豆

part.1
最近花滑界掀起了一股风暴,一股中国传统小饰品的手工制作风暴。除了带起这次风暴的某中国女子花滑选手,其他小天使们无一幸免地被卷了进去,而这股充斥着泱泱大国千年文化魅力的风暴理所当然地迷住了众多志同道合的外国友人。
瞧,雷奥的手机上挂着一款黑白山水水墨画风格的滴胶里细心地凝着折柳和鸳鸯。
至于萨拉则被不理解中国文化的哥哥送了一个同心结。
拿到的时候萨拉感觉有点微妙,她不是很理解这种由两根红绳子打几个结做成的手饰,而且它和自己的皮肤颜色也不相配,又没有衣服可以搭配,所以拿到后就干脆让它躺在手饰盒里了。
再看堪称花滑界高冷霸道总裁风范之一的李承吉,他一天前臭着脸,毫不犹豫地拒收了某个冰舞女的玉壶。
……嗯,JJ的话,不知道准备在结婚时穿一套中式礼服算不算……
而这股热潮卷席的地三个星期,沉迷训练无法自拔的胜生勇利才迷迷糊糊地问了披集:“最近怎么突然流行起这些了……”
披集一边狂晒自家穿着不同颜色小马褂的仓鼠们,一边抽空回了一句:“不知道,不过中国真是一个有趣的国家呢,告白还能用骰子!”
“骰子?”勇利挖挖耳朵,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嗯嗯,光虹说那个是可以自己做的,还有句诗,叫什么来着……”披集摸着下巴努力了一下,但是实在记不住英语翻译过来的那句话了:“反正,我记得就是指爱情的。”
爱情……吗?勇利挂断电话后,侧身抱住了枕头,柔软的黑发墨滴入水般散开在洁白的床被上。
他现在23岁,毫无恋爱的经验,也没有思慕的女人。
可是就在刚才说话时,他脑海里划过了维克托的脸。
划过了——维克托——的脸!
怎么会?!
胜生勇利,男,今年25岁,日本随处可见的花滑特别强化选手,没有恋爱经验。
就在刚才,想到爱慕一词时脑海里划过他教练的脸。
他再在床上翻了一个身,拿起手机登录网站,在谷歌上打下这么几个词:中♡国,红豆,骰子
然后他得到了一句全是汉字的诗句和其日语翻译。
“诶——原来是做给喜欢的人的啊……不过,应该不是情侣间送的吧……话说骰子里面放红豆,红豆要怎么进去……嗯?还有制作过程啊……”
勇利说着说着,鬼使神差地点开那个视频看了起来,虽然听不懂中文,但是制作过程看得特别清晰。
他是这么专注,以至于某个俄罗斯人在他身后一起兴致盎然地看了全程也没发现。
维克托摸摸下巴,突然整个人扑在勇利背上,撒娇似地拉着长音:“勇——利——”他用脸颊轻蹭勇利的耳框,声音一如既往地轻快:“你在做什么呢?”
纵然和维克托近距离接触将近一年了,东方人骨子里特有的含蓄也让他惊了一下。
“啊——维克托……”勇利轻轻侧过头,略微细碎的发丝蹭着维克托的嘴唇,痒痒的触感令维克托不自觉地抿了抿唇。唇珠饱满,整个上唇是一个完美的弓形,看得勇利一时间呆了。
“Woo……amazing!”
维克托的惊叹让勇利回神,想到自己居然看维克托的唇看呆了,他满脸张红,害羞到恨不得原地爆炸!
谁知这个反应却令他的教练哈哈大笑起来:“看勇利你这么紧张,我还以为你是在看什么羞羞的东西呢。”
勇利觉得自己好像要爆炸——被气的,实在忍不住羞恼地反驳起来:“你的语气未免也太过愉悦了吧?!什么叫羞羞的东西啊?!那种东西我才没有看过!啊……”
意识到自己吼了维克托,勇利挫败地扶额——他的忍耐力怎么就越来越下滑呢。
可似乎是觉得勇利还不够生气似的,维克托紧跟着上来反驳:“可是勇利你说什么情侣间送的,还有什么里面放什么,还有什么什么怎么放进去……”“够了够了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
勇利慌忙打断逐渐偏向某未知领域的话题,企图让歪掉的对话回归正常。
但显然某人不买他的账。
“哦?可是你那么紧张……”维克托食指抵唇,露出迷惑不解的表情,突然又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一样霍然开朗,右手握拳捶在左手掌上:“没关系的,因为勇利都还没谈过恋爱……”
噗嗤,一箭扎在勇利胸膛。
“也没交过女朋友……”
噗嗤,一箭扎在勇利后背。
“还没有接过吻……我除外。”
噗嗤,一箭扎在勇利后脑。
“勇利体力又那么好,估计平时训练也不能疏解欲望吧,所以想看……唔唔唔!”
浑身插满小箭头,忍无可忍的胜生勇利今天差点用自己的手谋害了他亲爱的教练。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