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到我怀里来

默默写文默默萌

【维勇】北海有塞壬(HE欢乐正剧向人鱼梗)

#万众瞩目(并不你去死吧)而且又被改时间的假更新#
 
#决定了波波维奇,大副就是你没商量(ノ=Д=)ノ┻━┻#

#我懒我错了我一定改_(:з」∠)_#

第二章

塞壬者,海中之妖也。人身鱼尾,形貌姣好。其声可惑人。落泪成珠,价连城。
                                                       ——《冰国古卷•北海残篇》

船长一声令下……船舱瞬间就寂静了。

刹那间,众人的目光小刀子一般刷刷刷地指向大副,其中简直可以具象化的“叛徒”二字刺得他后背上冷汗直流。

可是天地良心!他也是个上有老,下有小的七尺男儿!反正报不报告都是一样的,维克托船长一定会发现他隐瞒报告的,毕竟是冲着塞壬去的男人——对,晕厥的时候他偶然想起某次模拟航海训练,那时他还是个少年,背负着全家的期望,结果就是那天他上了尼基弗洛夫少爷的黑船!遇到模拟风暴就疯了似的往里扎,同船的克里斯少爷居然一起疯!

你们能怪我吗?你们不是更有心理准备的吗?!

大副波波维奇表示很委屈,给抱抱给亲亲都不会原谅这群人。

与此同时,暗处潜伏的塞壬们已经行动,在西郡和上任首领的带领下发动秘术,乌云迅速笼罩这片天空。

优子警惕地地浮在西郡身后,耳鳍微微开合,不放过任何一丝可疑的声响——秘术实施者需要极高度的精神集中,特别是初次发动的时候,若是中途被打搅就可能造成反噬,后果极为恐怖。

而此时,西郡将力量尽数挖掘压榨到极限,代表力量的眦鳞颜色越发深沉,而一种微妙而威严的波动随着水波荡涤,逐渐蔓延扩散……其直径竟有四百米长。

“这快赶上当年的……了吧……”平夫的小跟班在估摸了一下领域直径后悄声说。

“闭嘴!”平夫咬牙恨道,却收在到上任统领的一记警告,只得悻悻闭嘴,暗暗地嫉恨地看着沉默缩在一旁的淡蓝色身影,眼中迸出不易觉察的凶狠。

海面已经出现异象,乌云聚集在一处,若是有人能从上空俯瞰,就会惊讶地发现这附近天空的异常,毕竟这种迅速成型的暴风雨实在无迹可寻,没有任何征兆就突然出现,令船只防不胜防,一般来说,这时候船就已经开始掉头准备逃离这篇区域,可今天他们遇到的这艘船显然是新手上路,因为它居然不逃!

小塞壬们面面相觑, 不明白这次遇上的人类的反应怎么会和美奈子统领大人说得那么不一样。原本的所有作战都是按照船只立即逃跑这个结果计划出来的。可是现在,这船不但没跑,还似乎很悠闲地停泊在原地,摇摇晃晃的像是一个躺在摇摇椅上晒太阳的巨型贵宾犬——不要问他们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哪有正经商船会在自己的主帆上画贵宾犬头像的?!

年轻一代的塞壬们在看清楚船帆的一瞬,都默默地觉得好像被坑了,从哪个角度看不像正经商船好不好?!

西郡对此也很是懵圈,狐疑地看看冷静的美奈子,指着水面上冷静如风的商船问:“这算什么?是他们根本不怕我们的意思么?”

经验丰富且美貌如昔的前任统领仔细侧耳捕捉海水和暴风中的动静,面色古怪:“恐怕都喝醉了,我感应到船上十分热闹,想来是在开酒会。”

西郡无语地凝视着她。

“咳,也许我们需要一个孩子去探一探究竟,那么……”美奈子老练地从一个个刚刚成熟的塞壬身上扫去,突然目光留在某一处,精明的眼睛刷地亮了。

“就你,勇利。”她指着优子的身后:“去吧,除了你,我信不过别人。”

众人应声望去,霎时间颜色纷纷变化,看好戏的颇多。

平夫看到那个身影时,本就蕴藏着恶毒的脸上,扭曲出一抹残忍的快意:“胜生勇利……啊……”他狭长的眸子紧盯着那个背对着他的湛蓝身影,一抹暗光划过,犀利得似是要将那抹倒影砍断。

勇利黑色长发随着水波微微漂浮,抬头露出无喜无悲的瞳:“知道了,统领大人。”

说罢,不理会听到回答的美奈子欲言又止的神色,便用湛蓝的尾拍打海水,留下一道转瞬即逝的碎泡,伴着轻微的嘈杂离去。

直至看不见勇利的身影,西郡才开始布置作战人手。
平夫压低因为太过愉快而变得尖利的声音:“哼,废物就是废物,领的任务都叫我忍不住要同情起他了。”

跟班们连连称是。

就在塞壬们退到炮火射击范围外布置作战阵型时,勇利要去接受出战前最后一次单独指导。

“那么,就依照之前说的去办吧,勇利。”美奈子虽然带着笑容,眼角强隐忍着的担忧和严肃却出卖了她的心情。她拍拍勇利的肩膀,满是鼓励的意味,那动作里包含的关心似乎是要将毕生所有勇气灌注给勇利一般。

但那只手没有停留多久,就被它鼓励的对象礼貌疏离地拨开。

“遵命,统领大人。”

奥川美奈子的手微不可见地僵了一下,却很快就调整好仪态,以至于一直低着头颅的胜生勇利未曾发觉分毫。
很快地,美奈子内心的思绪就被勇利的一句“我出战了,老师”给打断了。

这时,借着折射术躲在一旁悄悄观察的优子才终于解除伪装:“勇利这个状态去近海面,真的没问题吗?”

“但愿如此。”美奈子凝视着勇利离去的方向。

海水飘摇,随着勇利的动作被划开又合起。带起的气泡因为变密集的海水而变得细碎脆弱,互相拥挤成白茫茫的一片,看上去很不舒服。

不过他可没时间在意这些,被派出来探查的塞壬是这一整只塞壬战队中最重要也最危险的角色,他必须靠近商船——不过如果在很久很久的古代,这种船应该叫做战船,而且经过漫长时间的推演,现代商船已经在古战船基础上发展出更多功能。

比如勇利现在躲开的海内投射锁。

即便是在有阻力的海水里,锁链的投射速度依旧如陆地上一般快。每条锁链的最前端都有尖锐的头,就是巨大版的人类弓箭的箭头,不过箭头四角是向上弯曲的钩。每条锁链都来势汹汹,那长度在纠缠其中的勇利看来几乎无穷无尽!而他也差点被其末端那四角尖锐、泛着冷光的锁链尖头钩出骨头!

“唔……!”又一道伤口随着锁链的轨迹留在皮肤上,随之那块皮肉慢慢地绽开,一丝丝带状的血液在暗蓝的海水中散开,形状曼妙而妖娆。

每一次受伤都几乎疼得勇利要昏厥过去,可总被他咬着牙硬生生挺过来。

剧痛刺激得勇利的颈鳃破皮而出,在极速开合中帮助主人疯狂地掠夺氧气,以接替因剧痛而暂停的呼吸!

很痛,但绝不可以晕过去。

“勇利!”优子看着纠缠在重重危险中狼狈的身影,焦急地想要上前,却被西郡一把拉住:“现在我们去了也是给他添麻烦,相信那家伙吧。”

优子只得强行冷静地候在原地,眼睛紧紧盯着那个越发狼狈的身影,她双手交握,指节被捏得青白。

其实不仅是优子,看着童年好友险象环生的样子,西郡自己也要忍不住冲过去。

可是他不能,因为这是统领候补,不许私情参杂,这也是这次行动负责人的职责。

所以当勇利成功找到所有射击口并用荧光水母标记后,那忽闪的小小光辉才令那一帮养尊处优的小塞壬们大大松了一口气。

但是美奈子完全没有那么激动,反而面容越发严肃。她知道,越是到这个节骨眼上危险就越大、越不容疏忽。

虽然按着以往的常规,只要勇利稍稍小心一点就行,大伤基本不会再有了。可是这次她心里总有不祥的预感。

她的预感是对的,因为所有铁链的动作突然慢了下来,甚至可以说平和地往回退,就像准备蓄力扑食的海兽。

美奈子的瞳孔在一瞬间缩成一条线,声音尖利划破寂静:“勇利,回来!”

“诶……?”因为失血,勇利的身体稍微有些不好使,不过这船上似乎还有着别的什么在呼唤他……温暖又熟悉。

胜生勇利错过了最佳逃生时间,他所处方向的全部铁链尖头划破了水的阻力,铺天盖地地呼啸着向他投来!

它们织成一张密集的网,沉重的暗色在他眼里不断放大……放大……填满了所有能见的缝隙。

勇利下意识地抱住他湛蓝的鱼尾,把自己缩成一团,任凭钢铁组成的黑兽吞噬。

无人听到的微弱声音被浮腾的气泡遮掩,本就传达不远的微弱声音也再次被拦阻在重重铁链沉闷的碰撞声中,再无法传达:

“对不起……妈妈……”

黑色的钢铁巨兽狰狞地发出暗哑的咆哮,带着勇利极速撤离。与此同时,原本存储那几条铁链的舰仓隔板突然发出沉闷的机械碰撞的声响,按照一个上一个下的方向收进船舱内壁,形成一个巨大的容纳空间将黑色牢笼吞入内腹。

“那就是……”美奈子抿住娇艳的唇,剔透的指甲深深嵌在手心里,她的目光一直定在那团幽黑上,最终狠狠皱眉,挥手下令:“撤退——!”

“可是美奈子前统领……!”西郡口里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美奈子硬生生地打断:“西郡,你带着这帮小家伙回去复命吧,他们问起来的话……”奥川美奈子直视着西郡的眼睛:“就说“希望已经临到”,”她不急不缓地对满脸不解与焦急的年轻统领,生怕他听不明白似的,一字一顿道:“告诉那帮人,这、是、我、的、预、言。”

“我明白了,”平日里总喜欢喝醉酒的、不靠谱的女子此刻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平日趴眼角边淡淡的透着一股慵懒无神气息的紫色眦鳞在瞬间尽数张开,妖艳如刀。

这事就被他们这样处理了。

同族被抓走,这绝对是史无前例的事情。一般来说,人类一旦发现他们的踪迹就会惊慌失措,能做出的所有动作就是立刻逃避。

在塞壬的历史里,甚至记载过一个品行恶劣的西边部落,他们能戏弄一艘载着达官贵人的大船,半引诱半逼迫他们一路到最北的冰海,然后凭借对海洋内部的熟悉将船逼到绝境,使其撞上冰山,撞了个粉身碎骨。

自从那个可怕的消息传回人类大陆后,他们这群深海族类就被人类们深深忌惮着。

北海残卷——那个曾叫做《冰海古卷残篇》的航海者生命最后一刻的记录稿幸运地得以流传下来,经过无数王公贵族后人的翻译在民间渐渐流传开来,人人都知道塞壬是多么危险的生物。

但人类的伟大之处就在于:无论有多么凶恶的危险在等候,他们都能为生存发展去克服……当然这个情况不包括被塞壬甩一脸水还呛到哭。

“奥塔别克,放开我!今天我要和这个家伙决斗!”尤里天使般美丽的面孔因愤怒而有些扭曲,眼角还因为流泪而泛着微红,他在奥塔别克怀里呲牙咧嘴张牙舞爪,活脱脱像只被欺负的小奶虎。

披集简直兴高采烈,放光的两眼间满满的都是:好想记录下来,好想记录下来……

雷奥则挡在季光虹前面,想要上前给这个浑身是伤却不要命地挣扎的塞壬包扎。但因为塞壬挣扎得太剧烈(而且简直是超乎他们想象的剧烈)而无法靠近。

克里斯怕发生什么意外,继续与持续增强的风暴搏斗。
维克托则刚从船长室里走出来,他第一次用塞壬捕获装置,正急着要来看看。

没想到在这种时候,他的船员画风居然还是群魔乱舞。
他拍拍手试图调控气氛,一边以一个绝对优雅的姿势慢慢穿过绕着那只塞壬的包围圈:“好了好了,我们不会对你怎样的,塞壬……先……生……?”

维克托灿烂的笑容僵在脸上,然后缓缓褪去。

“勇利……?”

评论(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