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到我怀里来

默默写文默默萌

【维勇】远行者(半诗篇体裁,也许是……吧)

#前面大概是吟游诗人视角#
#四不像诡异诗体(或许不是诗)求不喷_(:з」∠)_#
#不敢看第二遍简直羞耻#

里拉声弦轻响,随着诗人的脚步悠悠回荡。
比那里拉绝唱更引人入胜的,是吟游诗人的低唱:

看哪,那东方小镇的温泉乡/

流浪的旅人疲惫,卧倒寒冷的街旁/

衣着新不旧,发丝凌不乱/

幸而得拯救,脱离满天雪/

暖醒温泉乡/

旅人多风流,笑嗔皆入画/

倾倒上座城,又往下座去/

上天多无常,降雪在此乡/

少年常羞涩,陪伴旅人旁/

听闻多彩见识,内心多生向往/

旅人说:我要去那奇迹彼方,

哪里有天外的天,海中的海/

日头必不伤人,月亮也常守候/

云中藏着城墙,鱼在空中徜徉/

无需灯火照明,神赐漫天星光/

哪里的山能比那里高/

何处的水能比那处甜/

地有多熟果,未见蒺藜长/

湖有源头水,鱼米多甜香/

良禽多呼应,美兽伴身旁/

无须筑城瓦,天地以为家/

醉可卧清溪,醒可攀佳木/

眺望远方去,人世收眼底/

尽可脱苦楚,弃绝烦恼去/

少年以为美,奈何无可去/

笑敛银珠泪,默祷雪勿停/

天也不庇佑,风雪一夕驻/

旅人重整装,笑意多欢畅/

唤了少年来,求伴己身旁/

奈何暗垂泪,金锁挂门上/

旅人独自走,再无阻拦处/

跨过奔涌河,攀过巍峨山/

所行既渐远,何须劳牵挂?

独行影相伴,常听音容语/

梦醒火光动,山谷唯空响/

所行既渐远,何故无相忘?

春风未凛冽,微微轻拂面/

夏日海空明,水清漾踝间/

秋日终抵达,壮丽世无双/

行者举目望,喜而攀高墙/

美景眼底收,鱼蔬肥美鲜/

日头柔光照,盈月触手得/

倒是人间天堂,一时流连忘返/

忽有一日冬来,一切变了模样/

日光隐匿云间,月光藏于暗处/

云海渐升渐远,始知城立崖边,

举目望向四方,良木竟已枯败/

良兽隐匿避冬,恶兽始来扑食/

果蔬未有丰收,生涩苦硬难咽/

城墙干冷有隙,竟无暖处可循/

终日不听人语响,始知孤寂上心房/

渴盼春日来,早早回故乡/

谁知故乡远,原在天一方/

浮华转瞬空,感念往昔去

急迫要逃离,未知往何处/

音容突浮现,清晰如昨日/

旅人心有感,笑意渐见浓/

车劳马疲惫,春末还其乡/

伊人容颜未改,无故动其心房/

见了来者后,笑靥亦如初/

暖声念其名,一切亦如旧/

紧紧相互拥,泪水漫眸框/

从此如君愿,永伴你身旁/

随性洒脱的诗人最后拨了一下琴弦,目送那宛如披着红妆的夕阳沉入山边。

……

“唔……”长相清秀的大男孩微微蹙眉,换个方向继续睡,却觉得今天的枕头好像有点硬,还意外地窄,不过触感倒还算舒服。他像小动物一样调整角度,终于找到一个最舒服的方式,把头埋在某个结实的胸脯上继续睡。

被当做枕头的银发男人没有半点不快,被枕着的手臂保持了一夜的牵手姿势,有点麻,可他一双眼睛盈满笑意,宠溺而饶有兴趣地研究怀中人的睡颜。

勇利还真是个不可思议的人啊,维克托想,花滑演技里融入情感已经很厉害了,可他居然连做梦都能梦出表情来:看,之前是快乐兴奋的,五官自然地舒展,嘴角带着温柔包容的笑意;后来眉毛微蹙,嘴还微微嘟起来,看上去好像是委屈,又好像是不舍;最后还有担心,眉毛简直是纠结在一起,嘴角还一直向下撇,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样,最后……

维克托轻轻侧过脸去,温柔地吻过勇利的额发、眉梢、眼角、脸颊,在耳边轻轻厮磨。全身的毛孔像是久存荒漠突遇雨露一样,舒爽得微微张开,肆无忌惮地、贪婪地收取身边人清爽的气息。他轻轻揽过勇利,把湿热的唇凑上去给了他一个维克托式的吻。

热情得让人无法呼吸,却又舒服得令人不舍。

他的睡美人在这个吻里悠悠转醒,那一瞬,维克托觉得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世界,只要有他,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就是完整无缺。

“所以,勇利你梦到了什么呢?”维克托背着光,身后好像张开了翅膀。

“唔……我梦见维克托你变成了旅行者,到处寻找美好新奇的东西,最后……最后……”勇利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攀上绯红——总不能说你和我在一起了——不不不,好像这个说法一点毛病也没有……勇利害羞得想要捂脸。

“最后我找到勇利和你在一起了。”维克托斩钉截铁。

“诶……对……也不对吧……因为本来维克托也不会为任何人停留,我本来也是这样想的,可是……”勇利看到维克托鼓励的眼神,自己的神情也温柔下来:“可是最后维克托找到了要去的地方,那里很美,但是”“但是我很快就发现这不是我要的,于是回到勇利身边。”

“维克托……”勇利的双眼微微睁大,映着面前那张充满着自信与爱意的脸。

爱人的反应取悦了维克托,他咧开嘴笑成可爱的桃心:“肯定是这样的,我就知道。”

……虽然这是事实,你也不要说出来。

勇利简直要爆炸了,偏偏某个开关坏掉的荷尔蒙发放机还毫无自觉!干柴烈火就这么开始了。

被自家教练兼爱人扑倒做了一次晨间运动后,两人靠在床上稍作休息。

勇利闭上眼休息时,听到耳边维克托沙哑的低音:“听说手牵着手就会做一样的梦呢,勇利。”

我不会告诉你的事是……有一个叫胜生勇利的人,掳获了我的心,而我更不会告诉你的是:我曾经试着挣扎,不曾想下一秒连挣扎的心思都被你熄灭。

勇利,我的大半个人生就像是那个远行者,可幸遇见了你,终于能够安息。

维克托阖上眼,敛下那能化成水的眸,低语:“这是我的爱,可我从未想要将这些告诉你……”这个迷倒了全世界女性的男子此时的表情就像一个满足的孩子。

圣彼得堡的夏季风是微凉的,像一只温柔的手,维克托抵着勇利的额头交换彼此的呼吸,渐渐又入黑甜乡。

窗外,晨光透过树枝,光影斑驳,沙沙轻响。

过往的已去,我能做的是持守你我的未来,就像梦里的我回到温泉乡里伴你一生,那是我的选择。

我这个孤独的远行者是何其有幸,在还算是最美好的时间里找到归宿……

end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