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到我怀里来

默默写文默默萌

【维勇】北海有塞壬(HE正剧欢乐向)

#有一个深藏18年的误会,大家可以猜猜是什么,不要让我以为自己单机了哦#
#leoji蜜汁母性光辉(被犯罪的维恰:喵喵喵喵?)#
#有奖问答1.勇利的癖好是……?2.厨娘会是……?#
#这艘破船吃枣药丸#
#勇利的妈妈有OOC的危险#
第三章

比起大脑,还是身体的记忆更为深刻吧,否则这梦怎会如此逼真。
                                                                             ——胜生勇利

带着铁腥味儿的海水从脖颈间的鳃裂流出身体,在飘摇的暗色水域留下一道辨不清颜色的、丝带状的液体。

这是勇利第一次激发颈鳃,剧痛令幼小的他难以承受,但更不能晕厥,这令他有点高兴——更多的是绝望。

疼痛令他清醒,给他逃离危险的机会,可也令他两种滋味交织,因为哪怕只有瞬间的窒息,在庞大的敌人眼中也是破绽,而且对于他而言,现在晕死过去也许是更好的选择——与颈间那该死的、好像永远不会麻木的剧痛相比的话,毫无知觉地被吃掉似乎更好一点。

生物的本能是趋利避害,哪怕死,也想要舒服的方式。

而那个威胁者正对着自己,一双巨大的足以装下整个自己的眼球因常年在深海已经退化成了装饰,可偏偏就是那形同摆设的眼珠带给他巨大的压迫感。

它张开血盆大口,露出里面尖利的牙齿,哪根扎下来都足以将他做成完整的肉串。

它突然向自己跃进,黑暗猛地笼罩下来,他逃无可逃!腥臭扑鼻而来,他猛地闭上眼睛……

“……利……勇……勇利!”声音由模糊逐渐变得清晰,雷电一般击碎了梦魇。

“啊!”勇利猛地坐起,瞳孔在极度惊吓中缩成针尖般大小,胸膛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细微的疼痛令他下意识地扶着腰侧,似乎是因为仓促起身太过用力,腰间的绷带缓缓渗出红色。

伤口裂开的疼痛令勇利冷不丁倒吸一口气,赶紧用手捂紧了——那感觉就像整个腰侧都会顺着它裂开似的。

抽气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过于清晰响亮,以至于勇利自己都吓了一跳,愣了一瞬,这才反应过来——对啊,他被人类捉住了……不但毫无反抗之力,还在他们面前自己挣扎到脱力昏厥。

一个急切的男声打断了他的思绪:“勇利,你好点了吗?伤口还痛吗?”

“什么……?”他还来不及反应,视线就被一双如晴空蔚海般的眼瞳定住,再也无法移转目光。

这一刻,他晕乎乎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萦绕:这个人长的真好看啊……自称美貌的北海族里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人。

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他被人抓住了。

人类……记忆顺着这个名词回溯,瞬间,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好多妈妈跟自己讲的被抓到陆地上的族人的恐怖经历。

他们的悲剧无一例外,都是先被人类光鲜亮丽的外表迷惑,被他们带去大陆,最后不知所踪,甚至丢了性命。
尤记那时听完族人受苦的故事后——尤其是妈妈搬出一本黄金书,好几页上面都整整齐齐地刻着失踪至今都毫无音讯的族人。

这一事实吓得勇利连续好几个星期不敢一个人睡觉,好像不抱着熟悉的人入眠第二天一睁眼就会出现在陆地上,经受那些可怕的、闻所未闻的刑罚似的。

不过害怕之余,他还是很有男子气概地想到身为女生的优子也必须让人送她回家。每当这时一旁带着迷之鄙视神情的大块头西郡就会沉默不语地带优子出门右拐再左拐,穿过一束艳丽的珊瑚礁群把她送回家。

所以人类……应该是可怕的存在。

所以谁能告诉他,面前这个打扮衣冠楚楚看上去极为威风却满脸委屈的货是什么?!

我好像听了假的故事。

胜生勇利从没这么冷静如风,他一边扭一边向后退,试图默默地把自己的尾巴从男人一双铁臂里扯回来。

他扭扭扭,从人类的臂弯里把自己的尾巴拽出一点,又怕伤口开裂,就只好停下来找找角度,然后再扭扭扭。动动停停,忙得简直自得世界,无视万物。

渐渐地终于努力到能看见尾巴中部,正在他准备调整一下,一口气脱离时……眼前的景色突然天翻地覆!

“诶?什么?!”向来生活在海洋里,周身四处都被水的力量托着,他从来没有这么彻底地、真正意义上地倒下过,尤其是被陌生的巨型生物扑倒这种经历。

“小心!”漂亮的人类眉心微蹙向自己贴来。勇利感觉到有一只手臂稳稳地抱住自己的后腰,一只温热的手护着他受了伤的腰侧——他的手臂十分结实但并不会特别有肌肉感,简直恰到好处。

只是这么一来,代替他承受不明生物扑击的这个银发男人也无法保持平衡了。

于是胜生勇利只能怔怔地看着男人不断放大的脸,失血过多的大脑还无法恢复它应有的机能,于是只能任凭这个人类将自己推倒在柔软的布料上。

四目相对,勇利眼中映出男人那副美好的的容貌,那一双幽蓝的眼似乎比他在浅水域抬头看见的海中天还要美好,与那不同的是这片海空映着他的身影。勇利看见他眼中荡漾出笑意,只觉得这世上唯有这双眼才是真实。

他的心脏不禁越跳越快,却无法将视线从这双美丽的眼睛移开。

气氛暧昧旖旎……他好像听见了藻琴①弹奏的音乐,呼吸随着它不断起伏……起伏……

“哇塞,这里的气氛好成人哦……”“不行,光虹你还没成年呢不要看。”缠绵的音乐突然蔫儿吧地降了调,滑着滑着以一个尴尬的降调颤音收尾,尖锐的声音拉回了他的神志。

“嗯,看他那高兴过头的样子,连勇利先生身上有伤都忘了吧。”软软的少年音带着一股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诶,我受伤了吗?勇利看了自己一眼,看见那白色的绷带时明显愣了一下。

“对不起,勇利。”维克托的眼睛水润润的,还有点红,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的,又好像已经哭过了。

“好啦船长大人,我们先帮他看看伤口情况。他的身体很强健,如果没有二度撕裂的话不出半个月就能好起来,”雷奥微笑着拍拍维克托的肩膀以示安慰,但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不对劲,维克托觉得那就像海啸来临前的海洋,不但无比平静还无比平静地退潮,等待爆发。

维克托脑袋里的警铃嗡嗡直响,突然记起以前训练时自己带伤上场被雷奥发现的事。他的手指微不可见地抖了一下,然后依依不舍地后退几步、再后退几步,出门,把大半个身子藏在门后只探出一个光洁的额头,在夜明珠照耀下更是闪耀。

“嗯,那就交给你们了。勇利你好好休息,动作小一点,千万不要再把伤口弄开了。”

房间里的两人一塞壬只得听着他的硬质靴子在地板上敲出急促的节奏,渐行渐远。

好像哪里不对。

看刚才那个人的反应,眼前这个人好像让刚才的人很害怕似的,明明长着一副不错模样——虽然这种颜色的皮肤他还从来没见过——不过看起来应该不是什么可怕的人吧,那为什么刚才那个人类逃跑了呢?勇利迷茫地看着房门,太多未知的东西让他突然很想抱住自己的尾巴,不过鉴于腰侧严重的伤势,和某人看上去很严厉的神情,他放弃了。

诚然,这是个明智的决定,因为那个人类马上就变得心情很好的样子,显然对自己的配合感到满意:“你好,勇利。”

他笑了,褪去了严肃的脸上居然还带着些许稚嫩:“我是船医雷奥•德•拉•依格莱西亚,你叫我雷奥就好。”雷奥让开些许,让他身后提着一个大箱子的男孩坐到勇利的床边,拍着他的肩膀道:“他是光虹•季,嗯……说起来,”雷奥稍微思考了一下:“你们族应该是在北大陆偏东吧,因为姓氏都和光虹一样放在名字前面。”

勇利默不作声。

雷奥默默地和光虹交换了一个眼神,看来套近乎也没办法让他放松哪怕一点防备。

“好吧,”雷奥很挫败,先前那么对船长是不对的,让船长心心念念的人害怕了,他改……不了还不行吗?

“虽然你的体质很好,但这里毕竟脱离海洋,塞壬还从未到达过陆地上吧。”

勇利这才回过头看着他,水润的眸子盈满疑惑,显得他非常的……可爱。

船长你在犯罪你知道吗?!

有那么一瞬,雷奥和季光虹同时想要捂脸,然后冲到北大陆王族法院那里设立一个塞壬保护法,有可能的话再添一个陆上塞壬监护人建立法案,这就更完美了。

雷奥和光虹同步率极高地右手攥拳抵在腰侧,勇利下意识地想要防御,结果抬头看到他们一脸向往,既严肃又愉悦的迷之表情……好吧,他一定看不到自己眼神死的样子。

“话说……是要给我疗伤吗?”勇利觉得自己被这些人类搞得神经衰弱了许多,他放弃了人类残暴论,因为有一种全新的论点深刻布依地种在了他的心底。

——人类,都是奇葩。

“阿嚏——”在厨房烧菜的奥塔别克赶紧把头别过去,以至于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食物被炸焦了。

“啊……炸大了。

他默默地从锅里捞出一块黑色不明物体扔进一旁的废料通道里,然后拿起另一边腌好的肉类,直接扔进噼里啪啦炸油的锅。

肉香四溢,还带着一股异域风情的香气。

奥塔别克闻了闻,突然想起了什么:“啊,上次那块用的香料好像有泻药作用……应该也没人吃吧。”糊的。

波波维奇捂着肚子蹲在厕所,脸上的表情因为用力而扭曲,他深吸一口气,用力再用力,终于,他气运丹田:“唔——我要抗议!这艘船上需要一个厨娘!”声波远扬,激飞了低空处盘旋的一群黑尾鸥,它们匆匆飞起,带来一片含着不规则光斑的阴影。

黑影略过头顶带来的一瞬阴凉让挂在绳索上、举着扳手的披集忍不住抬头扬起一个清爽的笑容,他手一扬想要搭在眼睛上看得更远,结果差点被半个人高的扳手的重量弄得失去平衡,身子一歪,腰包里大半的螺丝小冰雹似地扑通扑通掉进海里。

围观了全程的勇利默默地把头缩回窗户里,听着波波维奇的惨叫、闻着某处时不时飘出来的焦糊黑烟、看着窗外时不时掉落的不明银色小雨点,觉得他之前一切的警惕猜忌那就是傻。

这艘破船吃枣药丸吧……

他冷静地躺回舒适的人类的床上,闭眼睛睡觉。

一旁在一起玩航海之旅②的两个小船医抬头看了熟睡的勇利一眼,彼此交换了一个放心的眼神后,继续沉迷在游戏中不能自拔。

让我们把视线转移到驾驶舱内。

平和的中午一直是克里斯雷打不动的泡澡时间。为了方便他的浴缸就用机关存在驾驶舱地板下面,用的时候提前半小时打开机关,到时候只要把衣服一脱跳进去就好,红艳的玫瑰花瓣足够覆盖全部不能看的部位。

顺带一提,这个时候谁都不能进来。

那船长呢……?

“别理他,哪个正常的船长会在自己房间里造游泳池啊?!”被临时拉来做苦力的(名义上的)副船长尤里先生表示,他很想把榔头甩在某个愉悦的男人反光的额头上。

今天的马卡钦赛高号也很平静啊……

相对于沉浸在安逸中的马卡钦赛高号,塞壬们的日子就有些不好过了。

毕竟他们是在固定区域内小范围迁徙的族群,不过是哪里没有食物就迁到不远的一处有食物的地方去,但只有两种存在是被允许单独远游捕猎的,一种是没有能力、受到排挤的族人才会被打发去近海猎食,饿肚子或者遇到大型海生物后被吞吃则是常事;而另一种,就是拥有大能力的统领级塞壬了,他们如此做,是为了普通族人的生活所需和这处海域的生态平衡。

可是就算是在族群附近捕食,也是需要族中占卜者相助的。

占卜者们博学睿智,天生对海洋的变化比任何族人都敏感,是任何一个族群都必须争先恐后保护的存在。

因为小到探索食物来源、大到决定整个族群的下个迁徙地点都要依靠他们宝贵的智慧。而为了保护整个族群,这种智慧是不外传的,只会随着占卜者的血脉一代代传下去,而每个占卜者家族都会有他的保密人来负责传达讯息。

……这就是当代保密人美奈子臭着脸坐在一群长老中间的原因了。

“美奈子前统领,请您根据败者胜生勇利失踪的问题来请示占卜者大人!”北海族大长老年事已高,他两鬓全白,尾鳞大片大片地枯干,说话时都必须开着颈鳞。那张几乎只剩下皮的脸乍看过去就像哪个久远年代的古尸,可他那咄咄逼人的模样哪像半个身子该埋入海沙的老者。

而他身边的珊瑚高席上或躺或卧的也就是看上去还稍微有些肉的老人,不断重复着和大长老意思一样的话:
“胜生勇利应当对我族积怨已久,此次被人类抓住一事或许会为吾族酿成大祸!请美奈子前统领请示大人!”

美奈子面容紧绷地闭上眼,左手指甲深深嵌在白皙柔荑中,留下一道道透着血色的月牙——她真是不想再看见这些形容枯槁的上位者了。

谁的忍耐都有极限,当耳边纷乱嘈杂的、带着漏气感觉的苍老声音都停了下来,只余沉重的呼吸声时,美奈子冷冷地扫了在上的几人:“我大概知道几位的意思了,会将此事带去让占卜者大人来定夺,会尽快给诸位回复。”

说罢,她俯身行礼,便急忙离开这里。

游出一段距离,美奈子开始绕着某处珊瑚礁打转,然后在某一时刻突然冲进珊瑚礁中!眼看就要和某个尖锐的部位来一个亲密接触,下一秒就要血肉模糊的时候,那地方隐约泛起波纹,美奈子就这样从里面穿了过去……

而就在其身后不远处的沙堆里,一只毫不起眼的黑色海蟹也悄然钻回沙坑……

美奈子再睁眼,面前的景象已经是一处肃然的溶洞,海浪轻拍石壁,争先恐后地在其上破碎成淋淋碎珠。潮汐涌动和远处传来细微的风声伴着海鸟高昂明亮的啼叫,令刚刚被一群老人荼毒了近一个小时的她大感畅快,尾巴一甩潜到溶洞深处。

溶洞水下也算别有洞天了,虽然只是看上去很简陋的居所,可是那整整三米多高的石柜上摆着无数石板,最中央还有一册泛着金光的书。

石柜下坐着一个身影,要是说她是塞壬呢……可能连塞壬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们不会相信这个以美丽凶悍文明的种族里会有这种几乎可以说是变异的同族。

是的,这位雌性塞壬有些肥胖……

“啊呀美奈子前辈,来来,坐下喝茶慢慢说……”“说什么说啊!我被那帮老不死折磨得都快疯了!”

美奈子把自己一屁股摔在柔软的水草床上,没好气地接过茶来豪迈地一口灌了下去,浓浓的茶香似乎给她顺了点气,这才疲惫地说起正事:

“终于知道为什么你们这个族需要保密人了,我说你这个性格——还有勇利!你和利夫都是这样,一天到晚总是笑总是笑,搞得勇利那孩子生下来后也是个糯糯的团子。要不是看到他眼角的眦鳞,我还真不相信就他能单挑……”

“好啦好啦,美奈子前辈总这么心急,勇利也真幸福呢,有您这样的长者为他操心。”

宽子依旧笑眯眯的,那副样子让美奈子脑海里深深刻下了四个大字——心宽体胖。

嗯,人类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总之他们叫你给个说法,”美奈子皱眉想起他们说的那句“败者”,悻悻地喷了一口气,转而眼神变得认真犀利起来,手指轻轻敲打着石桌,美奈子直视面前的老朋友:“我也想知道,你当时不让我救勇利是为什么。”

“我也不清楚呢,不过……”“啥?!”美奈子觉得她今天一定得敷个海藻泥面膜,不然今晚一过她肯定气出皱纹:“你都不知道居然还让他被人类抓走?!”

“呵呵,前辈的脾气还真是没变呢。”比起美奈子快要爆炸的模样,作为母亲的胜生宽子却平和得不对劲:“那孩子与陆地有缘,总有一天要去到陆地那里的,也许他丢失的东西会在陆地找到……”

美奈子瞪大眼睛:“他能恢复原来的力量吗?”

“……我也就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可是勇利也不是很向往另一个世界吗?哪怕海里容不下这个愿望。”胜生宽子抱着一只海螺笑得欣慰。

美奈子突然觉得有些释然:“也算是为了他的愿望吗?要是人类……”她没有继续说,因为她很清楚宽子一定明白她的意思。

“没关系,追逐梦想嘛,总有波折的……”

溶洞逐渐安静下来,宽子目送威风八面的女统领离去。

而马卡钦赛高号的旅途才刚开始。




①藻琴:海中乐器,类似竖琴或者里拉,以坚韧的海藻丝为弦,珊瑚为琴弓,音域宽广,声音清亮如海波。

②航海之旅:要求两个及以上的玩家,大概是以航海为背景,积累财富的骰子游戏,玩法详见大富翁。

评论(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