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到我怀里来

默默写文默默萌

【维勇】北海有塞壬(HE欢乐向)

#我这里只有根本就不会把妹,不,也许把弟也不会的老毛子,要忍耐#

第五章

这厢海面上的马卡钦赛高号还在慢悠悠地航行,海底却又一次泛起一波骚动……

让我们的目光转向深海:那是一丛呈近似环状分布的、壮观绚丽的珊瑚群,其中总有扁扁的几只调皮深海鱼钻来钻去,一动就惹得珊瑚们如波浪般地抖动着身躯,生机勃勃好不欢乐。

这里是北海一族商量喜事的常用区域,此刻,西郡豪与优子的双亲以及北海一族中有名望的长辈们都到齐了。
几块巨石被人为地堆成平坦的形状,仔细看过去,还能发现边缘整齐得不自然的青苔痕迹。座椅分成相对的两面,一处高、一处低,在高的那处,长老及海中最有名望的几位族人都到齐了,一时间珊瑚群里热闹起来。

“咳,那我们也不多说了,西郡家的小子,”已经是枯槁身躯的老妇人,就是现在北海一族的大长老咳嗽几声,勉强指着端正立在优子身边的西郡豪,声音颤巍却有着不可抵挡的气势:“这次行动你作为统领令我族失去一名族人,而且竟被人类活捉!你可知这是多么重大的过犯!”

“是……勇利是我的朋友,看着他被捉走……是我无能。”

老妇人听着西郡毫不辩解的话语,恨铁不成钢地瞪了瞪眼睛,混浊的眼珠好像要从眼眶里掉下来一样——她实在太老了,但她的心态显然不是一个安心养老甚至准备入土为安的老人的心态。

大长老声音嘶哑,落下的话语却让人心惊胆战:“当时就该杀了他!胜生家那小子这些年受了你们年轻小辈多少的气!万一他和人类勾结屠戮我们北海一族,届时这账算在谁的头上?!”

这话好似惊雷,在座众人的身体都猛地一颤,各种心思在那一瞬间显露。

“对不起,大长老大人,您说的话我无法认同!”优子率先回过神来,焦急地看着因为发怒而把满是皱纹的脸扭曲得更为狰狞的大长老:“他不会!我以性命担保!”

“哼……身为下一任首领夫人,竟还如此天真!”大长老那被深深下垂的皮肉遮挡了一半的眼里透出不可忽视的嘲讽:“万物有灵者,其心善恶多变,你以为心思难琢磨的只有人类吗?!”

美奈子在一旁听着,不着痕迹地轻叹:早知今日,当初这些人又何必轻蔑他,长老团又何必对此视而不见……

“……所以,您的意思是……”西郡紧皱着眉头,不敢说自己的猜测,怕是最坏的结果。

“找到了就给我带回来,禁闭直到下一次迁徙结束!至于你们的婚约……既然到了年龄,也该好好准备,追回胜生勇利后就举行婚礼,美奈子,替我们向女巫大人发出请柬吧。”

“我知道了……”美奈子回答后,就一直沉默着。

优子与西郡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到对方眼里的担忧。

而此时,被本家大大念叨了一番的勇利也不负众望地打了个喷嚏,迷糊地醒了,冷不丁对上面前一张放大的俊脸——是维克托。

“啊,勇利你终于醒了!”维克托看着勇利被浴盆里自己甩着的尾巴溅出的小水花打到脸上时呆呆的表情,心情大好地说:“我怕某个小家伙继续在阳光下睡觉会变得香香的、脆脆的,就给抱回水里了,不要谢我哦。”上扬的语气附赠一个自带小星星的眨眼和在浴盆边缘的马卡钦欢乐的叫声。

勇利赶紧看看自己的尾巴——还好还好,没有出现黑痕或者在某处飘出香味。

“Wow!真的会烤焦啊?!”一个玩笑引起这么大的反应,维克托的刘海和马卡钦的耳朵一起吓得飞了起来。

眼前的情景实在是太过有趣,勇利一个没忍住,嘴角轻轻翘起一个微小的弧度。笑意揉碎了他棕红眼眸中最具有距离感的部分,要是用维克托的感受来形容这两者之间的差距,那定然是苦涩的红茶里滴进了蜜糖。

维克托觉得这时气氛正好,难得勇利警戒心这么低,正好和他培养培养感情。

这么想着,维克托的手顺着浴盆外壁向上滑,一点点向着勇利搭在浴盆边缘上略带小麦色的手臂靠近……人类的体温比塞壬要高那么一些,所以当两人肌肤相触那一刻,彼此都微微抖了一下。

“哦,勇利你身上真凉!”维克托惊呼一声,再看看窗口照进来的、热得过分的光,不敢置信地说:“Amazing!”
似乎是觉得他有些大惊小怪,勇利不自在地僵着身子,低声回答:“这样已经算很高了……”

维克托兴奋地就像一个得到糖果的小孩,身体前倾更加凑近莫名红起脸的海妖先生,一双眼睛兴奋地闪着光:“真的吗?!那你们一般的体温都是怎样的?住在很深的海里吗?”

“嗯,在深海,但也不算很深的地方……太深了会很热。体温……听老师说是会随着温度变化的,那样不怕捕食者。”

“哇哦!”维克托惊喜地再摸了摸勇利的尾巴,在对方脸庞爆红的时候送上一个如孩子般灿烂的笑脸。

如果此时任何一个人类在场的话,估计都会说一句话:“维克托你醒醒,那几年的科学课都白上了吗?!还有,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刚刚是耍流氓!”

不过智商下降成这样,这就是恋爱吧……

小学生似的对话仍在继续:

“勇利,你喜欢吃什么?”

“炸鱼排盖饭……”

“海里能生火炸鱼排吗?也用油炸吗?”

“用鱼油。我家用一种巨型贝壳做锅,有个特制的管子能把里面的水排出来,不用火就自己沸腾了……”

“哇哦,利用压强,真没想到你们族人这么聪明!有什么调料……”

门外,偷听到这里的尤里已经按耐不住头上越来越多的青筋了。自称“海上猛虎”的少年肩膀气得颤抖,原本的清澄少年的嗓音也因为怒气变得低沉嘶哑,像是乌云里翻滚的闷雷:“这个死秃子,就不能套出点正经的事情来吗?!”

你错了尤里小少爷,对于维克托而言这就是他眼中最正经的正经事。路过的水手悄眯眯地同情了一把尤里副船长,且怀疑正牌船长如果继续保持这个状态,离副船长篡权夺位的日子还远吗?

不过还不知道自己被手下们同情了的维克托只是灿烂地笑着托腮,目不转睛地看着勇利那张清秀的脸……上他亲笔画的小胡子。

“请,请问怎么了……?”勇利被看得有点发毛,鼻下两条黑色墨痕随着主人说话的动作一跳一跳的。可能是因为反差过于强烈,维克托一时没忍住,竟直接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哈!”磁性的笑声宛如洪水泻闸般滔滔不绝。没办法,维克托恶作剧时勇利还在酣睡,而勇利对他又宛如梦幻,这位少爷只是想要稍稍接近那片迷雾后面的美好景致罢了。

恶作剧者自己没想到那顶着一张无辜的童颜、满眼懵圈的勇利配上两道八字须的冲击力有那么强,更何况那胡子与美好的样貌是这么不相称,造成的效果异常喜感。
勇利露出困惑的表情,抚着脸颊轻声道:“……请问?我的脸上有什么吗?”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