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到我怀里来

默默写文默默萌

【维勇】北海有塞壬

第五章(下)

#维克托的小毛病出现#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是勇利先动的手# (突然更新)

回答他的是维克托更加放飞自我的笑声。

如果现在还毫无察觉,胜生勇利那么多年白活了。

他低下头,在借着一片阴影看清了水面反射的自己的脸后,终于明白为什么举手投足中透露着无限优雅的维克托,会笑得如此没形象。

“这、这是你……弄的……?”勇利从水下伸出一只手,试探性地就着那道黑痕轻轻划过,可那墨痕一点也没有容接的迹象。勇利的眉心困扰地微蹙,再次沾了些水加大力道,可优质的防潮墨水就像真胡子似地在他脸上岿然不动,微妙地给人一种任尔东西南北风的高洁气概。

——鬼嘞!你只是一个假胡子,还是死皮赖脸呆在别人脸上的假胡子,要你何用!

维克托觉得自己要是再不阻止勇利,他可能就会成为史上第一个把自己的脸摩擦到自燃的塞壬了——毕竟生活在深海的塞壬们为了防寒,体内拥有足够的油脂。

“不是我一个人的杰作哦,”维克托伸出一根线条好看到惊心动魄的手指,漫不经心地点在好看的嘴唇上:“是勇利先开的头嘛。”

“……我……?”勇利指着自己。

维克托回给他一个灿烂的微笑:“是啊,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是勇利自己先动的手,我觉得挺可爱的,然而只有一边不太好,就给你补上了。”

他笑得一脸无辜,蓝色眸子闪闪的,像个孩子,就是那种恃宠而骄泡在蜜罐子里长大的孩子,因为受宠,做了什么都不怕别人生气。

门外,据自己说不是偷听而是光明正大地听的尤里奥,露出毫不掩饰的嫌弃表情。

“喂,奥塔!”他压低声音问一旁满脸不赞同的竹马:“你确定这家伙真的是愚蠢地因为那条蠢鱼坠入愚蠢的爱河, 而不是愚蠢地给人类拉仇恨吗?”

奥塔别克眼珠一转,注视着在斜下方蹲着的男孩:“少爷自有他的原则,放心。”

尤里“啧”了一声,把淡金色的脑袋转回去对着雕花木门,短时间内不想再跟这个满口“少爷自有分寸”的男人说话了。

而门内,倒是有种出乎意料的平静。被当成恶作剧对象的勇利摸着两撇惟妙惟肖的胡子,漂亮的眼睛里神色有些心不在焉的涣散:“你打算把我带到哪?”

诶?

维克托设想了各种反应,甚至做好被勇利怒吼责骂的准备,却没想到他根本不介意这个而转问另一个问题。

“当然是和我们一起到处旅行啦,既然难得来到人类的世界,就好好享受吧,”维克托打断了勇利的话:“勇利也想看看吧,我们的世界。我讲给你听,有好多神奇的东西……”
明明应该是个问句,他却说成不容拒绝的陈述句,而且还自顾自地就着“陆地世界的几大奇迹”滔滔不绝起来。

虽然他是很想啦,勇利默默地闭嘴听着维克托满嘴东南西北不着边际的形容,好几次想要开口,却在看到那张灿烂的俊脸后欲言又止。

与风平浪静的海面相对的,是暗流汹涌的海底。放眼望去,珊瑚群内的色调被鲜明地分成两大块,一边皆是大片大片绚丽的鱼尾,另一片却是枯灰黯淡。

大长老仍旧半倚在最高的石台上,凌厉的目光自那枯黄的眼珠中迸发而出:“这是命令,给我不惜一切代价带回胜生勇利!……若是实在顽抗,连人带船一起抹杀!”

“是!”嘹亮年轻的声音汇聚成一股震慑的力量,就连附近巡游的鱼群也闻风而逃。

站在最前面的西郡抿住嘴,闭上眼睛,掩饰那划过眼眸的一丝决然……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