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到我怀里来

默默写文默默萌

【维勇】关于我那个作死的竹马(1-2)

#塞壬卡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要坑_(:з」∠)_#
#看举重妖精金福珠一组剧照爆出来的灵感#

1.

从前,东方某个岛国上有那么个地儿,传说那是个温泉乡,一年四季都是春暖花开,清风宜人。

这里,就是这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故事开始的地方——长谷津小镇。

小镇的日子是悠悠闲闲的,不知道是不是由于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的道理,这个伫立在海边,沁润了独属于大海温柔的小镇,一切都是温和柔软而朴实无华的。

日子过得好似蜗牛,每天都没什么变化,我们故事的其中一个主角:胜生勇利,在没有发生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化学反应之前,也是个“随处可见”的小小幼童而已。

他有着一张和同龄人一样软乎乎的小包子脸,和同龄人一样稚嫩的身躯,也当然和同龄人一样,每天过着上学——放学——吃饭——睡觉的日子。每天吃着最喜欢的妈妈做的猪排饭,和为数不多的两个朋友交谈玩笑就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快乐的事。

——干净得像瓶蒸馏水……也就是“像”而已。

2.

那年勇利六岁,准备上一年级。那会正值三月左右,还是开春,淡色的樱花瓣刚试探着从青嫩的花苞里探出个头,正想着今后如何用美丽装点这个世界,就被那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压蔫吧。

同样突如其来的还有那抹来自极北之国的银色身影。

比他大了些许的孩子穿着深蓝色的薄棉服,领口微微开着散发热气,五官尚未完全长开,但一看就知道他长大后会是怎样一个妖孽了。

热情的俄罗斯妇人保养得当,身材苗条纤长,热情又不失礼节地给宽子太太送上自己烤制的面包,操着一口带着俄罗斯口音的日语拍了拍抑制不住好奇心的自家孩子说:“咱们是邻居啦,以后还请多多指教,这是我的儿子维克托,(俄语)维恰,给阿姨打声招呼。”

维克托乖巧地打了声招呼。

“哪里哪里!”宽子忙接过满满一篮子泛着麦香的面包:“我们这里是温泉旅馆,晚上可能有些客人喝酒,如果打搅还请多多包涵啊。”

贵妇人似的女子亲切地笑着说“不会。”紧接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孩子,脸上瞬间多了点无奈:“不好意思,这孩子知道旁边就是温泉旅馆,老早就吵着要来泡温泉了。”

宽子连忙将二人请进旅馆,招呼着丈夫带兴奋不已维克托去做洗浴准备了。

小小的异国少年严谨地按照利夫的动作指示洗好身体,头上顶着一块冷毛巾,直接忽略了一旁立着的牌子里,日英双重警告的“不要奔跑”,就这么小旋风般冲出温暖的内室,一个飞起跃进温泉里,溅起一波大大的水花。

“唔……!”

他听到一声惊呼后断断续续的、稚嫩的日语,可不解其意。寻声望去,就看到一个软乎乎的小家伙,他穿着被水溅湿的灰色浴衣,袖子用绳子系起,手里拿着一块大大的抹布——当然也被溅湿了——黑色的头发滴着水,像一只被推下水的小猪。

那是一个令年幼的勇利永远无法忘怀的初遇,那年春天下着大雪,他在寒冷与温热交织的空气里被从头到脚淋了个彻彻底底。

寒风一吹,他就没半点抵抗之力地倒下了,烧了个不知今夕是何年。

而当他红着脸颊不好意思地看着漂亮的小哥哥哭丧着脸跪在自己面前道歉的时候,也没想到,这样的日子,以后是一抓一大把……

评论(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