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到我怀里来

默默写文默默萌

【维勇】关于我那个作死的竹马(5-6)

5.

维克托长得真漂亮。每个初次见到他的人都会这么说,哦,勇利除外,毕竟初遇时他只看到一道弧光然后就被溅了一身水最后住了院,脸还是在隔天醒了见他跪在自己床前才看清楚的。

经此一事,他觉得再美好的外表也掩盖不住维克托那能让人操碎了心的惹事能力。

这不,某人就只是在班门口跟自己道了个别,他一下课就被一群小女孩围攻了。

现在的小孩怎么那么早熟。

勇利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被女孩子们娇滴滴的奶音包围,口口声声都是那个人的名字,那个人!的!名字!

这才来第一天吧?为什么这么多人知道维克托的名字,还是跟他不在一个年级的这些小女孩?!他什么也不知道,这人怎么就出名了?

胜生勇利觉得自己似乎进入了异次元。

“这一定不是现实,”他抱着头,小小年纪的他已经明白这种情绪名为崩溃:“他的名声传开的速度就像某种新型病毒!”

简直就是瘟疫!

这个人的美貌惹出来的事还没完,他居然破格提升到了一个整体水平较高的班级!

为什么说破格?因为维克托这家伙的成绩出乎意料地……差,不过也在情理之中?毕竟美人学习成绩总是差点的(划掉)这里对他而言是个陌生的国家,维克托也没有去国际学校读书,除了英语能看看,就连数学都是一塌糊涂!

我已经能看到你水深火热的未来了。胜生勇利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张刺目的全是勾的①卷子,心想着:要不是因为阿姨和妈妈拜托我教你数学,我才不要教你呢。

——因为一看就很难教啊,国语过不去就算了,可他居然连乘法口诀都背不全!

谁说世上有全才?
美人总有缺憾事,
没有成绩有颜值,
人见人爱何所惧!

行行好,他才一年级,已经会作诗了!

今天的勇利的精神世界也在被某个人刷屏,生无可恋地倒在了床上(1/1)。

①在日本,一般画圈的答案是正确,打勾为错误。
   维克托不是学霸设定不是更有意思么

#这俩人的脑回路八辈子对不上趟#
6.

勇利长得可真小,维克托看着那不到自己肩头的小黑脑袋,不止一次这么想着,他在祖国见惯了那些高高壮壮的孩子,尤其是男生,一个比一个高,所以第一次见到勇利的时候,他心中就涌出一种莫名的情感——很想疼爱某种事物的心情。

还记得之前有那么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维克托带着勇利和他可爱的贵宾犬马卡钦在街上散步。勇利看到前面的花开得好看,便伸出一只手要去抓住,没想到小手划出的气流令他扑了个空。

花瓣自顾自地悠然飘着,勇利一愣,胖墩墩的身躯便摇摇晃晃、亦步亦趋地跟上。

“诶,勇利小心!不要摔倒了哭鼻子哦!”维克托发誓他从没见过这么软的小团子。

……个鬼啊!

这全部都是你脑袋里的万里滤镜好吗?你知道为啥一个六岁孩子连跑步都不利索吗?不就是你把光滑的圆珠笔放到地上准备来个恶作剧结果害人家脚崴了吗?

勇利疼得呲牙咧嘴,可是不快行,再慢悠悠地走下去他怎么赶得上美奈子老师的数学课!哦,对了,勇利表示他的成绩没问题,有问题的是维克托,他只是带路的。

所以现在该急忙赶路的难道不是某个数学挂科的学渣吗?

勇利蜜色的眼中含着委屈的泪水……最近赶上赏樱好时节,家里的旅馆都住爆棚了,妈妈爸爸都忙得恨不得一人顶俩用,甚至姐姐也要来帮忙,现在都在宾馆里忙得团团转。

他的伤没人有空关心不说,现在忍着痛还着急带路,可是那个家伙却一副状况外的表情,一路追着樱花瓣跑着S形——哦这花瓣真的很挡路你知道吗?!

勇利面无表情地又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把差点糊一脸的花瓣扇开,然后一脸冷漠地听着身边某人愉悦的感慨。

他只想表示:呵呵。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