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月翎

默默写文默默萌

【维勇】关于我那个作死的竹马(7)

#我都不好意思说我真的喜欢维恰涅卡了,他和勇利在我手下生活得有点……惨……#

7.

时光在忙碌(生无可恋的勇利)又充实(面色红润的维克托)的日常里溜走,转眼六一儿童节到了,长谷津小镇沉浸在一片欢声笑语中。

六月的天气已经有些火辣辣的,在寒冷的俄罗斯长大的维克托却对此无比适应,甚至披着一头光泽柔顺的银发在烈日炎炎的沙滩上,与马卡钦你追我赶地跑来跑去。

哦,之前忘了说,马卡钦是一只可爱的贵宾犬,身形小小的,两只眼睛黝黑发亮,它是和维克托一前一后来到这里的,虽然就差两天。

因为它热情又聪明,乖巧还懂事,所以即使被放在乌托邦胜生里也没有人反对。

所以好不意外地,勇利也喜欢它。

——胜过喜欢维克托。

“勇利,你也来玩啊!”跑的顶着一头乱发的维克托站在海边回头向着蹲在树荫下躲得远远的勇利挥舞双臂。

“勇利——快来玩啊——!”

“……好热……”勇利抱着一杯凉橙汁,又往树荫里缩了缩。

回应维克托的,只有不嫌热的黑尾鸥的叫声。

维克托寂寞地原地蹲了下来,把半个脸埋在膝盖里,连张牙舞爪的几根乱发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弯了下去。

啊,在失落了……

胜生勇利一点也不心疼这个有着天使脸颊的小哥哥,并且暗暗地希望他蹲久些。

马卡钦看着刚才还和自己玩得开心的主人突然变成这样,费解地低叫两声,在一旁借着海沙磨了磨爪子,又伸出湿漉漉的鼻尖在主人手边轻轻嗅着,黑色大眼睛里闪过一道好奇的光——对着一只小黑螃蟹。

“马卡钦,好痒啊啊啊啊!”

原本带着笑意的音调突然拔高,凄惨得令人不忍听闻。

“汪汪汪!”马卡钦被吓了一跳,耳朵都差点竖起来,但看到小主人不知为何突然在原地旋转跳跃闭着眼,它很开心地以为主人这是有精神了,在和它玩。

于是海边多了一道刺眼(划掉)靓丽的风景线,一人一犬跳着叫着,好不热闹。

路过的老大爷拄着拐杖,慈祥地呵呵笑了:“小孩子啊,就是活泼。”

胜生勇利是被老爷爷一句话唤回神的,他疑惑地顺着老爷爷的视线方向望去,瞬间脸上的去神情变成惊恐。

“维克托,别扯它!”

“嗷——”

“汪汪,汪汪汪汪!”

晚了。

勇利隔着十米开外都能看见维克托手指上鲜血淋漓的大口子,心里保守估计着这是扯了一块肉下来啊……

急忙跑过去,还因为那一瞬间的起身而眼睛黑了一下,不过他没在意这个,而是尽自己所能飞快地到他身边。

……

儿童节还能不能好好过了。

勇利面无表情地盛了一勺咖喱饭,塞到维克托嘴里。

下午和优子、西郡一起约在冰场见面,在给维克托系鞋带时,勇利毫不意外地看到两人讶异的神情。

对此,他像个小大人似的,不,应该说盐盐地讲述了一遍经过,然后冷静地透过反光的镜片看着被小优嘘寒问暖以及被西郡放声嘲笑的维克托,觉得反胃感更强了。

不出所料,当晚他头晕得无法入睡,身上一会儿发冷一会儿又发热,胃里就像海浪一样翻腾。

“唔……唔……”在床边抓住一旁的小水桶时,他很庆幸自己的先见之明。

吐,吐完了浑身发冷,捂着被子又继续要吐,最后干脆披着被子趴在床边。

他不是不想叫家长来,只是已经没这个力气了。

维克托浅眠,被他吵醒了,看到这样病得声势浩大的勇利也被吓了个半死,忙下地给他倒了杯温水,看着他喝下去后跑去叫了还在忙碌的胜生利夫。

勇利住了院,头晕呕吐是中度中暑和发烧一并引起的。

“你们啊,别在太阳下玩得一身汗就去滑冰场啊!”听了经过的医生很有些头痛,给勇利开了瓶退烧药又点了生理盐水。

维克托就趴在病床边随时等着,拒绝了妈妈要他睡觉的要求:“我没照顾好勇利,”他很沮丧:“我一直想有个弟弟的,我想做个好哥哥,可是我没做好,妈妈。”

俄罗斯妇人摸着维克托的头,温柔的话语中带着一丝严厉:“维恰,你想要当勇利的哥哥,在你有这个想法的时候这就是一个责任。”

妇人看着维克托在静夜下闪着泪的眼睛,叹了口气:“老实说,你这一点一直让人操心,你是个聪明孩子,可是太随性了……”她没继续说下去,因为她的儿子太小,还有太多人生要自己去经历才能明白。

“好了维恰,不要哭丧着脸,像个男子汉,照顾好弟弟。”

妇人摸摸维克托柔软轻滑的发丝:“妈妈去交费用。”

目送母亲离开,维克托定睛看着勇利,渐渐入了梦乡。













至今难忘那年发烧后为了透气顶着太阳在操场上散步的、傻逼一样的自己,后面发烧中暑引起肠胃不适,吃了就吐,不吃难受,热得要死还要捂着个被子……就心塞。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