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月翎

默默写文默默萌

【维勇】北海有塞壬(欢乐向,真的)

序(上)

漫天黑云堆积得厚重无比,一抬头就能迎面压来似的。伴着闷声炸开的雷霆,密不透风的云层被活生生撕开了一道口子,刺目的光芒轰然劈在黑色海面上,海面应声裂出一道伤痕,晃动着被雨滴打得千疮百孔的身体,震荡着从裂痕周围逃开。

一艘白色的豪华游轮孤零零地漂在大海中央,从上方看去就像是黑墨中飘进的一点纸屑。船身随着波涛不住摇摆,像是狂风中的迟暮老人一似乎会随时般垂坠,船头引航的灯早就被浪头掀翻,挣扎着不甘地熄去。
充斥着惊呼的甲板顿时静寂下来,在狂风暴雨的演奏充斥下显得诡异无比。

“可恶,这下引航灯也没了!”水手长是个高大的白种人,他抹了一把脸,向来引以为傲的浓密的胡须被暴雨浇了个彻底:“真是糟糕透顶。”他想,如果这次能好好地带着这帮船上的富人和大商活下来,估计自己的航海人生就能记上最闪耀的一笔,然后只要在这些老爷夫人手里拿到些感谢费,就不用天天卖命,水手长身份足够让他风光地娶个中产阶级出身的老婆,过上安生日子。
是了,熬到水手长就够了,对于这个世界上生存于陆地的平民而言,这就很不错了。

突然一道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思绪,顺声抬头看去,那是一个有着淡淡金色半长发的幼童,小小的五官因为痛苦皱在一起:“长官!我,我快要撑不住了!”

水手长皱眉看着他勉强用自己的身体拉住的帆绳,有一处已经算是尽数崩断,还有几根细小的丝脆弱地连着。风很大,即将断掉的帆绳带着幼童的身体一同摆动,要不是他用脚勾住围栏,肯定会连人带帆地被掀飞!

“坚持一下小鬼!伙计,你把那边拉上,让小鬼下来!”经验丰富的水手长迅速下达命令,得令的水手立刻放了手里刚忙完的活攀爬过去。

快了,就快了……可狂风似乎瞄准了这个时刻,带着无限恶意狞笑般的肆虐起来!

在脚腕从栏杆上滑开的一瞬间,尤里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可以到尽头了,他死死闭着眼睛等待最后的结局。……然后,一双保养的当的手扣住了他的脚踝。

惊愕地睁眼,他对上一双幽蓝。

“奥塔别克,帮把手啊。”这个银色长发的美丽男孩有病似的在这种大半个身子悬空,背后还有一块眼看着就要扫下来的帆布的时候,还笑得如阳光般灿烂!

“是。”看衣着,名为奥塔别克的男孩似乎是他的家仆,小小的脸上却是不符合他年龄的稳重,给人一种安全的感觉。

然而,这也就是感觉了。

幼小的孩童果然还是稚嫩,奥塔别克越过自家少爷拉回了尤里,而与此同时少爷却被那块倒下来的帆布扫了出去!

玩儿大了。

这是维克多•尼基弗洛夫大少爷享受飞翔快感时唯一的想法,接受大海洗礼的他留下的最后一点水花也很快被掀起的新浪压下……水手长顿时觉得,自己刚才还好好保存于脑海的美好人生计划似乎出现了巨大的裂缝,伴着雷鸣轰响噼里啪啦地变成碎片。完了,那孩子不是尼基弗洛夫家的唯一继承人么……?

“维克多少爷!”奥塔别克一手抱紧怀里湿透的孩子,一手死死拉着扶手边缘——他不能放手,少爷下达的命令是一定要救他,可是……

泪水从眼眶滑下来,很快混在了铺天盖地的雨水里,溶成一股辨别不出温度的咸苦液体,任那个强壮的水手把自己和这个孩子带下瞭望台去。

……

风暴到底持续了多久,奥塔别克已经感受不到了,只知道风暴一直一直没有停,因为船舱里贵妇小姐们惊慌的尖叫声几乎一直不停——之前短暂的寂静还是因为他带回了维克多少爷落海的消息,一直优雅稳重地安抚船内女性的尼基弗洛娃夫人当场面色苍白,差点昏厥过去。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