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到我怀里来

默默写文默默萌

【维勇】喂你抱错人了(中)

回到宾馆的维克托呆呆地坐在小沙发上,看向前方单调的墙壁,手里蹂躏身上那件索契冬奥会的队服,直到几乎把那象征着祖国的两个红色字母搞成立体版才想起来必须要罢手。

他没跟队友一起行动——在意识到自己穿了什么衣服之后,他才从一堆甜蜜到腻人的记忆里拽出关于那年索契冬奥的回忆——胜生勇利最赛场自爆,创造了让他最为难过的全miss黑历史——虽然他后来那辉煌的成绩早就可以一雪前耻,但是那不代表现在。

这是胜生勇利最痛苦的时候,虽然维克托无意伤害他,甚至对于情况根本不知,可他的行为在勇利眼中无疑是巨大的讽刺。

小猪猪的玻璃心一定碎了……维克托挫败地拿起手机,随手就把勇利的电话号输到通讯录里。手指在通话键上方轻轻摩挲,却还是放弃了。

……之后要怎么解释他知道自己从来不怎么关注的胜生勇利的私人电话号这件事呢?

现在应该自然一点,顺着他含蓄的性子慢慢接近勇利吧……还有,一定要对自己那失礼的行为好好道歉。想起自己对尚是生疏的勇利口吐爱欲,还有当时造成的媒体影响,他都必须负起全责好好处理掉啊。

摸摸自己的发际线,维克托终于理解到雅克夫当年带他们的不容易了。

内心为成熟的(?)34岁男人的维克托终于打算对他的教练体贴了一把。

马上就是banqute了。

维克托换好正装前往大厅,想起了晚宴上褪去腼腆含蓄外壳,拥有无限火热魅力的胜生勇利。不过这一夜他不会让小猪猪一个人喝闷酒,既然没有过往,那就创造未来。他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可不是坐以待毙的男人。

然而,他不知道有个术语叫做蝴蝶效应,自己这个逆时空的举动会引发怎样的改变,未来会走向何处。

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胜生勇利不但没醉酒——他当然不会醉酒了他根本就没出现!没!出!现!

这是什么展开?再找遍了整个会场,甚至询问了勇利现在的教练切雷斯帝诺都无果的情况下,维克托心很慌。
切雷斯帝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把勇利的电话告诉了维克托,并表示勇利已经和自己解约,准备退出竞技生涯。

“谁知道他受了什么刺激。”意大利籍教练说这话的时候,一双碧绿的眼颇富意味地对上震惊的蓝眸。

这个俄罗斯的冰上传奇匆匆道了声谢谢就直接拉住了一旁不耐烦的尤里:“尤里奥拜托了!这是我一生的请求……”他不顾同门师弟炸毛地吼“谁是尤里奥啊这名字这么恶心!”就截住他的话:“我先走一步了。”

尤里•得到新晋爱称尤里奥•一脸懵逼斯基半天半天愣住,直到对方甩了一句:“麻烦你跟雅克夫说一声,我去日本了。”

“……哈?!”尤里表示他实在跟不上这个奇葩师兄的脑回路。

“等下……”披集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想要叫住维克托,但是行动力超强的冰上霸主早已经一溜烟跑没影了。
维克托下了飞机,趁着天刚亮人还少,轻车熟路地穿过每一条人少的近道——这是那八个月以来深深刻在脑海中的记忆。

小镇果然还是当年的模样,什么都是沉静的,就是这样的地方,养育了他的挚爱。

真想再和勇利一起晨练啊,维克托祈求着之后的时光,道歉和培养感情的计划本能般在脑海中出现、完善。
可有句话,叫做计划赶不上变化。

他想着长谷津唯一一家温泉旅馆,到那里一看却不是乌托邦胜生,有的只是一家充满大和传统的汤屋,进去询问了,却得知胜生一家并不在这里。

“反正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他的,虽然全场失误但是他可是个有礼貌的好孩子啊。”

经过的旅馆掌事婆婆见到维克托日语是关西腔,居然还很流利,便停了手中的活颇有深意地说了这么一段话。

“……我很抱歉,但我真的不是要侮辱他!”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点急,维克托缓了缓:“我知道的,他其实很棒,就是心里压力太大。”维克托像是做错事的孩子,默默地重复:“我真的不是要嘲讽他……”

他不是故意的,可是他做了最不该做的事——现在勇利可是连4S也做不好,更不用提作为自己代名词的4F了。
而自己对他的意义又是那样深切……

从后面看去,维克托一向挺直的脊背略略弯曲的模样,竟然显出几分老态。

慈眉善目的婆婆注视他的背影,眼中微小的不满渐渐褪去,她沉默着,最终默默地叹了口气提醒道:“孩子,现在想要找到一个人,方法是很多的。”尤其是外国的世界第一去找本国的一个世界级选手。

维克托来得匆忙,甚至连换洗衣物也没带几件。扑了个空的他不得不借住在这间小小的旅馆内,泡温泉也好,还是再一次吃到炸猪排盖饭也罢,他都能强烈地被告知这具身躯不属于自己。

舌尖上涌动着新鲜的感觉,那是这具身体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食物,精巧的做工和搭配的时令小菜都与俄罗斯那种重油重热量,甚至可以说是简单粗暴的食物不一样。温泉也还是那么棒,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这种资源简直可贵,隐含伤痛的地方沁泡在温泉里时,那种从骨头里涌出的舒适感,让他有些羡慕出生于此的爱人。

借住三天后,维克托终于去到冰之城堡,有些慌乱地发现原本应该经营着这片冰场的西郡夫妇也不在此处——甚至可以说是不存在吧。

好极了,他揉着胀痛的太阳穴想——这一定是一场荒诞的噩梦,不然他怎么会到现在也找不到勇利的痕迹。

因为没多少人在这里滑冰,他干脆包了场,穿着那身训练服在冰上利落地做了一个4F,熟悉的点冰声干净清脆,在空旷的冰场内久久回响。

维克托默默地在冰场里滑动,没有其他动作,眼神放空。他真是好久没有做这么高难度的动作了,自从身体不断发出警告之后。

直到《伴我身边不要离去》的前奏响起,维克托停止滑行,做出对他而言意义非常的短节目的开场动作。心碎地、徒劳地拥着自己——我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哀叹,你也被抛弃了吗?

找寻着,却徒劳无果。维克托将这短短几天的情感完美地融合在接续步中,孤独而绝望。

直到最后,他的眼中,他的表情,都是具象的悲鸣——不要离开、不要离开……

最后一个结束动作被修改了,是他单膝跪在冰面上,双眼闭合,拥抱自己。

——这份思念无处可去。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是将大部分生命先给花滑的男人,他的爱人也是如此。只是他们是彼此追逐道路上的最佳伴侣,而他们也深爱彼此。

没了胜生勇利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一生会是什么样子?他还可以继续书写世人口中的传奇,还可以追求花滑更高的境界——不论是作为选手或者教练,甚至是作为一个编舞师和编曲者。

可是他很孤独,一个人追逐花滑的道路真的很孤独。

如果没有胜生勇利的话。

如果没有胜生勇利的话……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会怎样?

他不敢想也不敢接受这样的世界,其实他也想过的,自己悄悄地想过,可是每当开始构想时,又不敢继续了。

哪里是勇利不敢离开,他一直都敢离开,那年大奖赛他不就试着这么做了吗?

答案很明显——是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离不开胜生勇利。
所以啊,勇利,不要这么残忍……我真的迷失了方向,在这偌大的世界迷失了方向。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