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月翎

默默写文默默萌

【维勇】愚人节贺文(上)

0.

不管哪个国家,都会迎来这么一天,不论是日本、俄罗斯,还是泰国。

众所周知,这是一个欢乐而充满刺激的节日,因为你搞不好就会收获,另一方面也可能会丧失爱情,友情……

波波维奇先生老早就到了冰场,高兴得一个前外四周加一个后内四周,做了三组。

如此惹眼的点冰声,就连刚刚进场的勇利都注意到了:“诶,波波维奇他……今天好像很高兴啊。”

“嘛,看样子是的吧。”维克托看了一眼冰上战意十足的同门师弟暗自笑笑,随即把注意力转回自家徒弟身上:“来吧勇利,首先解决这个赛季的编舞,主题定了吗?”声音一如既往地欢快。

“诶?”这个袭击有点突然啊,勇利抬头盯着自家教练几秒,眨眨眼,没回过神。

维克托的笑容一如既往,嘴角勾出的弧度堪称甜美,配上那看似单纯的神情,这快三十的人了还像个大孩子。

“嗯……还没有,维克托呢?”

比起自己,勇利还是更担心维克托一些,下个赛季又是选手又是教练的,加之又有小将登上成年组,他的回归压力一定会很大。

“嗯,说起来啊……”这个不断带给全世界惊喜的男人用食指点着下巴,微微抬头望着天花板,露出思考的神情。
突然,他低头俯身与他亲爱的徒弟面对面,额头顶着额头,低声呢喃:“勇利,你说“恋爱”这个主题怎么样?”

“……哈?!”

1.

不管今天是啥节,俄#罗# 斯的国家滑冰训练场还是照常开放,教练们也照常严格。

然而,教练群里总有那么一股清流……

“勇利,把腿再张开一点!”

“是!”

“勇利,这个姿势完全不行!再放开一些,想想你是怎么诱惑我的!”

“……是!”

“勇利,再这样下去我就亲你了……”

“是!……诶?!”

措不及防呛了一口的尤里•普利塞提选手表示,他很想不锈钢杯扔到那两个人头上。

接下来的话才让他更想打人呢。

“停下!我说勇利,你今天全然不在状态啊。”维克托双手叉腰,无奈地看着又一次跳跃失败后摔倒在冰面上的勇利,伸手把他扶起来:“你又在想什么事情了?”

“……没、没什么。”借着维克托的力道站起来,勇利的眼珠直接转向一边。

维克托不满地皱眉,形状姣好的嘴巴也抿成一条紧绷的线——他家小猪猪又胡思乱想了,可到底是什么事呢?

算了,看他今天这个样子,估计一时半会是没法训练了,要是放置不管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维克托相对笔直的脑回路里只有预订目标和如何达成两种,既然训练被cut了,那就带他出去散散心,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的收获。

鉴于某人的天线属于自动自觉自发的类型,维克托大掌一挥,宣布:“那好吧,在勇利心态没有恢复正常之前,我们就不训练了!”

说罢,他拉起还没从冲击中回过神的人直接跑路了。

让我们与他一起忽略雅克夫远在天边的怒吼吧!

“维恰——!!!”

2.

王八蛋王八蛋维克托传奇,吃喝嫖赌(误)吃喝嫖赌(误)欠下了欠下了3.5个亿(大误),带着带着他的小徒弟跑了!

教练教练没有没有办法办法,只能只能更严格训练来泄恨。原来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的训练,通通加两倍,通通加两倍!

以上,是光明正大溜了的两人带来的后果,而造成冰场惨案的两人则完全没有自觉,干脆在莫斯科街道闲逛起来,美名其曰:散心。

维克托干脆一边走一边给勇利讲讲附近的东西,包括自己带马卡钦散步常用路线。

在路经一家点心店时,维克托一改之前的轻描淡写,大力赞扬这里的欧拉季益(俄式松饼)和黑巧克力蛋糕做得多么新鲜,如何如何美味,那开心的样子看得勇利也有些心动,但因为易胖体质和赛季将近,就忍住了。

察觉到这一点的维克托笑着,声音轻快地说:“唔,要是勇利这次能打败我拿金牌的话,就带你来尝这个店我最喜欢的点心作为奖励!”

然后在勇利无比兴奋,眼睛闪着光盯着自己的情况下补刀:“不过好像很难的样子,金牌我也想要哦……”

勇利扶额——你直接说不想让我来好了!

吐槽归吐槽,但这个无比含蓄的日本选手内心的小火苗已经被点燃了,肇事者需要的只是扇扇风。

这么一逛,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维克托带着勇利去到他喜欢的餐厅,离训练场地稍远。他自己说平时训练太忙了就会打电话订菜解决一餐,而店铺说远不远,说近不近,没有下大雪封路的时候,提前半小时就没问题。

“要是封路了呢?”勇利问。

“没关系,他们有铲雪车。”维克托耸耸肩,给勇利喂了一块土豆沙拉——用的是他自己的叉子。

愉快的一餐结束,两个人又到附近的商场里逛了逛。

维克托暗自观察勇利的表情,发现他的小猪猪已经没那么心事重重的样子,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太好了,这样多少能帮助勇利更多地适应环境吧,毕竟他那么敏感的一个人突然换了环境,要适应的还有很多。

幸好勇利这么喜欢自己,所以能对自己的一切都那么感兴趣,不然这趟旅程他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开始。

维克托第一次感觉对一个人上心时会有那么多甜蜜的苦恼,绞尽脑汁也乐在其中。

所以当两人拎着大包小包准备回家的路上,夕阳下被镀了一层暖光的勇利向自己颤抖着声音表白时,他的心,也久违地因为这样的场景而不受控制地狠狠颤了一下。

评论(1)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