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月翎

默默写文默默萌

5.20贺文,正文在《竹马》结束后开始更新。

#维克托和奥塔别克红尘做伴(不)设定#

#以及十分闷骚的勇利#
#今天的翎酱也在拖更吗?是的。#

“勇利!你快看!”维克托的声音隔着一个甲板的距离远远传来,带着明显的愉悦。

勇利不明所以地望去,却眼睛一花,只觉得一阵风吹过,眨眼人就冲到了跟前。

来者身上总带着一股自然好闻的味道,那不是什么特制香料,而是人类的体香,勇利总能靠着这个辨别出来。

不过,今天的维克托身上总有种奇妙的味道。

真的很奇妙,毕竟丝丝清妙的微弱香气和焦糊发苦的味道组合在人类的日常生活都着实难以遇见,更何况生活在海洋里的勇利。

循着味道望去,勇利那原本在阳光下晒得红扑扑的脸颊顿时像褪了色般惨白。

那、那是什么?!到底是谁把维克托放到厨房里去的?他可以用船长夫人的身份把那个人扫地出门吗?!

可惜勇利亲爱的丈夫没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勇利不过一愣神,维克托竟然已经逼至面前,而勇利……他的浴盆下的轨道好死不死刚好在这个危机关头——卡了!

天要亡我,吾命休矣!

那天,勇利想起了被黑暗料理支配的恐惧,和无法逃脱的……那份屈辱……

相比内心戏极为丰富的小塞壬,船长大人的内心则是明确到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他的小甜心接受心意!

不管这个心意的后果是什么,大概。

“勇利大人怎么不跑啊!船长手里端着的东西好像都在冒黑烟啊你看见了没?!”水手一紧张地攥着不断抖动的渔网,任由猎物在里面挣扎。

“不是没跑……好像是轨道卡住了?!披集小子能不能靠点谱!”负责瞭望的水手把做工精良的瞭望角对准了……
甲板上那个不大不小的浴盆,一手控制焦距一手在下面紧张地捶着大腿。

——敢情这是完全不把瞭望工作放在心上了啊。

就在水手们八卦的时候,维克托已经穿过整个甲板顺利地抱住了他的美人儿,英俊的脸上满是哀怨的神情,让勇利在浑身恶寒的时候还顺带觉得莫名熟悉。

不过这都不重要,维克托献宝似地把冒着奇怪味道的黑色不明固体往勇利手里一交,欢快地开口道:“勇利,这是我做的巧克力哦,你快尝尝。”

勇利盯着那一盘勉强辨认得出是矩形的波浪状黑色凝固物质,露出惊奇的神色:原来光虹大力推荐的巧克力就是……这种东西啊……

他看了看好像还在空气中散发黑气的巧克力,再想想光虹的形容,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光虹在提到这种食物的时候会露出如梦似幻的表情。

不过也有点理解,毕竟维克托的厨艺可是有目共睹,说不定真正的巧克力不是这样的,而是只此一家吧。

紧张地吞了吞口水,想要做个心理准备,却被仔细观察自己神情的维克托误会成是过于期待,于是这个大方的少爷一边咧着心形嘴哈哈笑着说“勇利不要害羞嘛我知道你很期待的”一边无比大方地捡了一块尖得能用来自杀的巧克力向勇利微张的嘴里捅,我是说,塞了进去。

顿时,那种奇怪的焦糊味道伴着一股浓郁的醇香填满了塞壬先生的整个口腔。

“唔!”勇利的眼睛瞬时睁得大大的,棕红色的光彩粼粼闪耀,好像融化了的牛奶巧克力:“好吃……!”

虽然糊了点,但是那股焦香却意外地合适,忍不住让人想再吃几块。

维克托见勇利喜欢,自然是笑弯了眼睛,却在勇利伸手打算再拿一块时把托盘移开些许,让勇利扑了个空。

他笑着,阳光都在那种灿烂中失了色,勇利听见他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海底传来,却又清晰可闻:“今天是5.20,是个向喜欢的人表达心意的日子,还想要的话……”

勇利屏住了呼吸,静静等待下文。

“就亲我一下!亲亲,我要勇利亲亲!”

偷听的水手们不约而同地滑了一下,冷漠地干自己的活计去了——他们不该对这个船长抱有希望,真的。

勇利白皙的皮肤上飞快地布上一层薄薄的红,两道眉毛微微地簇在一起,抿住了薄唇,半晌,他把头埋下水面,扑腾起来的水花渐了维克托一脸。

在不远处观看了这一切的尤里当即毫不保留地表现出对他义兄的嘲笑,差点把嘴里的巧克力吞下去。

但是被嘲笑的维克托可没有时间管他,见自己这么不受待见,维克托用双手把托盘托在胸前,难过地低下头。

然后勇利就把整个托盘抢了过来,用浮泡保护着巧克力以免它受潮——就这么把整盘子抢了回来,连渣都不留给哭丧着脸的维克托。

“怎么这样,勇利——”

水下,勇利借着浮起的发丝掩盖飞红的脸。

——没办法,把头埋在水下四舍五入就是一个吻这种奇葩的思维已经是纯情的塞壬能做到的极限了。

可惜,某个在浴缸外挂着眼泪的船长大人并不明白呢。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

热度(10)